注冊  找回密碼
查看: 4439|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王者荣耀英雄吕布铭文: 警惕攝影中的霸權

[復制鏈接]
搶樓 搶樓 本帖為搶樓帖,歡迎搶樓!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cphoto 發表于 2019-3-20 09:01:09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閱讀模式
2009年起,冠藝術采風的名義,我積累了三次沂蒙之行。所謂采風,通常的理解是藝術中人走進生活、激發靈感的創作方式。普羅大眾心目中的采風圣地,無非是幽幽山谷、小橋流水、茫茫草原之類,能夠賦予攝影以批判色彩者可謂寥寥無幾。勿論社會之誤解、偏見,即便是攝影圈內的“深刻理解”也頗為稀缺,翻開攝影界的幾份報紙,普見“呼倫貝爾”“壩上”“元陽梯田”創作采風團之廣告,大量的碎片影像充斥報端、美術館及網站,試圖宣示攝影的繁榮格局。
  恕我未經考證就在此大放厥詞—采風之“風”,或與《詩經》中的“國風”有關?!胺紜奔疵褚?,如果把“風”之采集作為藝術家深入生活的理想狀態,那么,攝影中人所應關注和記錄的當為碩鼠之丑、靜女之羞、棄婦之怨。手法是現實主義的,價值觀念是人文主義的,作為形式感的美自然是必需,但真實地反映生活、批判現實,也應該成為攝影師的更高追求。

  蘇珊·桑塔格曾把攝影比喻為強暴—因為鏡頭與男性性器的外形相似,更重要的,是攝影師近乎暴力的拍攝方式。不知從何時起,侵犯肖像權成為被攝者表達抗議的最常見理由,我所關注的卻不是這一基于民法的指責,而是更廣義層面上的合法性問題,附生于照相機這一現代文明成果之上的拍攝權究竟是誰賦予的,在未經對方同意的前提下按下快門是否存在道德缺陷?當然,我們在沂蒙拍攝的照片中,絕大多數都是采用擺拍手法獲得,“擺”是攝影師對現實的干預,這說明被攝對象已經同意并且配合了我們的拍攝活動,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在道德層面已經無懈可擊。

  記得我們當時拍攝了一位沂蒙老婦,姓甚名誰我們沒問,選擇這位老人作為拍攝對象只是因為鐮刀、籃子、頭巾、皺紋這些山區特色的具象。攝影人在臨戰狀態下首先關注的便是形象和形式感,這本無可厚非,它們構成了傳播力的一部分。于是,我攔住了她,憋出一句山東話:“大娘,你上山砍柴???”大娘點頭(事后證明并未聽懂,其實她是上山采草藥的),我立馬對同學們說:“跟大娘上山!”到了半山腰,發現一棵柿子樹,頓時萌生“豐收敘事”思維,要求大娘作采柿子狀,還有位小姑娘不時請大娘“喜一喜(笑一笑)”。就這樣,大娘面對九點多鐘的太陽,足足笑了半個多鐘頭,還要不停地變換手勢。陣陣“咔嚓”過后,大娘得到的回報只是幾句謝謝和再見。

  每想到這個場景,我都有愧疚之心。很顯然,封閉、落后、未經現代工業文明大面積污染的沂蒙山人,其善良淳樸非都市人所及。但有誰想到,大娘的淳樸被我們利用了,那樣無情、那樣霸道,為的只是一張照片、一份虛榮。都市人的“精明”是凌駕于沂蒙山人的“淳樸”之上的,當我們以“淳樸”評價他人時,其實已把“淳樸”當成了消費品。

  對拍攝行為的道德合理性判斷,還應考慮到“利己”與“利他”的問題。攝影師放大、渲染一場車禍中的鮮血,因不具有利他性而被批評為“二次傷害”;暴露殘酷的戰爭攝影,卻因具有公共性、能夠激發對和平的渴望而得到媒介和社會的歡迎。我們所進行的沂蒙創作,依附于一個崇尚唯美、積極、健康的攝影文化環境,它以美的創造為價值導向,將美的形象從貧困、荒涼、封閉中抽離出來,進而賦予這些形象以新的、與現實脫節的意義。雖然有人試圖評價其積極意義,即傳統美學主題的抽離與新型美學模式的建立,但它其實表達了對農村貧困的漠不關心。所謂新的美學模式,無非是想在沙龍攝影活動中獲獎而已。類似這樣利益驅動的創作動機及霸道的拍攝過程都是值得攝影人警惕的。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7 05:39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