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英雄吕布之父啥玩意:對中國攝影現狀的冷思考(二)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www.zrtbc.club 2019-6-3 16:46| 發布者: zhcvl| 查看: 652| 評論: 0

摘要: 5,攝影記實的非凡意義 自從人類文明誕生的那天起,人類文化藝術和科學探索就開始圍繞如何使人類獲得更好的生存條件和更舒適的生活環境展開。攝影術的誕生正是人類探尋文明過程中的積極成果。記實攝影不論是新聞攝影 ...

5,攝影記實的非凡意義

自從人類文明誕生的那天起,人類文化藝術和科學探索就開始圍繞如何使人類獲得更好的生存條件和更舒適的生活環境展開。攝影術的誕生正是人類探尋文明過程中的積極成果。記實攝影不論是新聞攝影還是社會生活記實都必須尊重歷史事件和生活原貌,通過藝術手段予以記錄和傳播。圖片本身必須遵循事物原貌的本質特點不被歪曲。而藝術攝影則在于滿足人類審美需要,通過攝影手段刻意美化或加工,制作出適合審美情趣的畫面來滿足人對美的追求。

圖片和文物是歷史的記錄和見證。人類歷史上擁有很多美好的傳說,正是由于缺乏足夠的圖片和實物證據,其傳說的可靠性始終是人們試圖通過各種考古科學方法考證的原因所在。

人類的很多基礎科學研究始終圍繞人類從何處來到何處去的課題展開,并為此付出大量人力物力進行了長達幾個世紀的探索,盡管關于人類起源和進化的推斷有很多,但是嚴格意義上,目前還沒有一個準確無誤的答案。不論是西方的上帝還是東方的神創造了人類的傳說有多么美好和動人,但是都缺乏足夠的證據說明人類誕生的過程,單就這些關于人類起源的傳說或圖騰來看,人類的肢體結構似乎與被認為是創造我們人類的祖先的古代類人猿有著某些差異(人生來會游泳、而猿類不會游泳),這些差異可以使人多出更多切合實際或背離客觀的種種猜測,譬如人類或許是那個時代因為必然或偶然的災難性因素,這種災難或許出自地球環境突變、或許屬于不同動物物種的結合,而這些母體或父體物種甚至已經因為環境變化而滅絕,一個新的動物物種正好適應了突變的地球環境,這些物種可能在同樣的進化過程中不斷演進成為我們今天的人類。這種猜想雖然離奇,但是正是由于缺乏證據,使我們很難相信哪種推斷更加合理和可信。假如攝影術真的在那個時代存在,照片可以說明一切。從這個角度出發,我們今天所從事的攝影記事過程正是為后人留下回眸歷史的見證。正是這樣,記實攝影的意義以及拍攝手段都應該遵循歷史的原貌。我們如果從社會責任感和歷史責任感出發就會體會到攝影的神圣使命。

 

6,攝影創作的特點

攝影正如他的名稱一樣更多取決于環境主體,通過鏡頭成像才能形成畫面。各種美麗的景觀或現象的發生有著自身的發展變化規律。把握它出現的機遇很關鍵,也因此更加強調攝影創作建立在對科學知識的深入了解上。數字技術的發展為人為創造完美藝術畫面提供了可能,但是必須與記實攝影區別開來。

數字加工技術不能取代傳統創作手段。照片的創作需要以客觀存在的物體或景象為拍攝對象,以光學成像的方式予以記錄,這是與繪畫等美術創作過程的主要區別。不能完全靠科技手段借助計算機進行圖片的加工和拼接來生產照片,照片拍攝過程需要很多的客觀條件,客觀條件很難出現十全十美的自然現象,即使出現了未必剛好有相機同時出現在現場,照片中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缺陷,這些缺陷是現實存在的,是不能單靠技術手段完善的,也是人們之所以不辭辛苦孜孜以求而為了獲得更加完美效果的動力一直永恒的關鍵所在。而繪畫則可以任意修飾、添加或取消某些有利于或不利于構圖美學的東西,但是攝影不同之處就在于攝影的寫真性,正因如此,國外很多稱攝影為寫真。假如照片完全通過計算機和攝影圖片圖庫,經過照片處理軟件的加工處理,可以把任何想象中的畫面完美地呈現出來,攝影過程大大簡化,攝影投資成本和體力消耗也可以最小化,那么艱苦的攝影創作過程的意義被忽視,很多可以輕易獲得某些收益(譬如拿獎和掙稿費)的行為得到認可,必然對于踏踏實實從事攝影藝術探索的熱情給予消極的影響,甚至攝影本身的價值被弱化,社會對攝影創作的認同感減弱,很多喜歡這種平面視覺藝術的人不屑投身到攝影事業而轉向繪畫等藝術行當。對攝影的繁榮和新人輩出也是不利的因素。

攝影更加直觀,人們已經可以通過鏡頭尋找中國歷史藝術表現方法的時候,攝影的中國特色中庸美也就形成了。在攝影教育還不能同音樂、繪畫一樣從小學教育開始普及的今天,普及視覺藝術時加上攝影一課或許也是個福音。

 

7,從美國的發達看到了什么

攝影藝術的發展空間非常廣闊。我們的攝影創作還應該正視民族化與現代化的矛盾,首先,中國作為歷史文明古國,長期以來的歷史觀念熏陶造就中國人今天的歷史優越感。但是,中國人不要忘了我們今天與世界水平之間巨大的差距,這個差距既有經濟的、技術的、文化的、傳統的,還有對待文化傳統的正確認知的,甚至思想深處尋求開放與現實的固步自封的某些東西。比我國文明史甚至更悠久的羅馬和印度、埃及都沒有站在今天世界的前沿。中國由于落后遭受近百年外強凌辱后對渴望祖國繁榮表現出來的強烈的民族主義感情,過分激進搞不好就會變成民族沙龍主義。所以,需要深思反省的地方比起優越感的方面更多也更加現實和理性。這也是一個開放的民族必須具備的特質。美國沒有值得頌揚和炫耀的悠久歷史,雜居的種族和民族,陶冶出一種彼此的接納和融合,而不是相互排斥。在這種多種族的雜居、協作和溝通交流中,盡管發生過不少沖突;畢竟,最終人們各自習慣了對方自己既保持傳統又彼此學習借鑒的風尚,正是這種特有的風尚促使美國能夠把世界各國各種優秀文化都引入本國并應用在自己國家的經濟文化建設上來。沒有了文化優劣的爭執,就產生了文化的交融,開放式的融合逐漸使美國很快發展成為世界頭號的超級經濟強國,也繁榮了美國的文化藝術天地。

 

8,對中國近年攝影現象的冷思考

今天的攝影已經不再是它的發現者最初的簡單目的。PHOTO-GRAPHY是兩個詞的結合,是用光線繪畫的意思,也是最初目的。但是今天人們除了用它記錄以外,更引申到一種通過光學成像過程進行藝術創作,已經上升為一種藝術,一種簡單快速而又高雅的藝術形式。西方卻始終把PHOTO—GRAPHY的原意作為它最重要的記錄工具而不是藝術手段,西方攝影的社會記錄意義是首要的第一位的,如美國的時代周刊和國家地理以及法國的路透社非常強調社會記錄性,同時他們的照片又是非常好的藝術品。攝影藝術和藝術攝影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攝影藝術更強調其技術性,藝術攝影更強調其藝術性。誰是前提的問題。

中國新聞攝影的歷史更多地是屬于擺布下的攝影歷史,新聞攝影的真實性令人猜疑,所以中國新聞攝影大家的大作能夠在國際新聞攝影比賽中得到認可的少,中國的藝術攝影更多地是程式化的藝術,中國現代藝術攝影更多地是全身纏上亂草破布和沒有傷口卻渾身上下纏滿繃帶的扭曲著的人物造型。我不懂什么藝術,也沒有多少藝術鑒賞力,總之就是看不懂。

近幾年太多關于西部的照片和人體照片在眾多攝影賽事中頻頻獲獎從一個層面證明中國西部蘊藏著豐富的自然資源和人文資源,為廣大攝影人提供了非常廣闊的創作空間,逐漸成為攝影人向往的地方。攝影人積極的創作與宣傳西部更是令人振奮,加之西部美麗的自然風光和風土人情令人向往,自然關于西部的攝影作品更容易得到認可,這里邊就不乏有個別走西口的一轟而上的趕時髦湊熱鬧行為甚至并非純粹追求藝術的投機行為。由于中國多年的閉關鎖國,人們長期的壓抑在改革開放以后,隨著西方文明的不斷進入,中國長期不敢觸及的人體攝影創作開始解禁,這本身體現出社會的進步。然而,我國在關于人體美學的探索領域還是與以身體美為風尚的歐洲在欣賞角度方面有著更多差異。很多涉及人體的攝影作品還談不上真正的人體藝術,而更多地像是性開放的產物,這樣的作品在西方社會也不是都能登上大雅之堂的?;蛐硎淺鱟猿て諮掛值謀?,或許是對于開放自由的渴望,而評委的偏好或許又助長了上邊提及的這幾種風氣的盛行,這里邊需要說明的是名山大川美麗景觀全國范圍和世界各地不勝枚舉,提到西部和人體攝影話題僅僅是舉的一個例子,我是非常贊同和支持前往美麗的中國西部和其他地區以及對最為神圣的人類身體自身進行廣泛的攝影創作活動的。只是想說攝影創作應該堅持白花齊放的方針,在重視唯美題材挖掘的同時也要更加重視以人為本的創作理念,關注所有自己所處環境周圍與人類生存和可持續發展相關的各種題材,關注普通人的生活現狀和悲歡離合的各種故事,關注那些我們希望經??吹礁枰罅胙锏暮臀頤遣幌M吹蕉直匭胗枰越衣凍庠鸕囊約耙鶉嗣歉叨戎厥擁娜撕褪?,這種堅持以人為本的創作原則,用照片帶給人的沖擊力最終推動社會進步,意義可能更加深遠。

 

9,攝影所具有的真正歷史意義

我們今天最為關心的是中國的攝影是什么樣子?又是為什么這樣?思考與反思?未來又如何?都為了什么?有一點可以證實:所有人類藝術在滿足身心需要之余,最為關心的是什么?這是人類終極關懷問題,其實也就是社會責任問題!歷史上的大型古代建筑和藝術精品出自帝王,帝王關心什么?基業千秋萬代,靠什么?國富民強,人民安居樂業;只有這樣,帝王才能基業世代相傳,這就是一種他自己的終極關懷,也是他的社會責任!那些經典是那個時代的一種積極的象征。今天我們溫飽之后才能有可能去從事喜歡的攝影創作,最終我們的追求從尋找技術方法到畫面完美到尋找關心主題,走來走去,最后又回到終極關懷。不自然就到了社會責任了。這時攝影家的社會意義就產生了,不論是追求完美、?;せ肪?、拯救文化遺產、維護和平等等。

饑餓想吃飯,天寒想穿衣,飽暖之后思淫欲,是人類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也是最強烈的欲望。在滿足生理需求之后,人類轉向心理需求。追求社會認同,希望創造人生最大的價值,探索自己能力的極限,實現自己價值的極限,這是人類永恒的追求!

在全民族素質大大提高和各種相機得到普及的今天,更多得到專業藝術美學熏陶、擁有完整的正常人格、具有自由創作激情和更高審美價值趨向的各種風格獨特的優秀攝影家會脫穎而出,豐富人類藝術生活,展示新的開放的中國的藝術魅力,這種欣欣向榮的藝術氛圍也正是我們共同期盼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大好學術氛圍和藝術創作空間將會引領攝影藝術走向新的輝煌。

堅持攝影能動性從一定程度上能推動社會文明的發展,向著推進人類和平、共同文明、共同發展、共同幸福的主題進行更加廣泛深入的題材挖掘。在推進人類文明進程中,用我們震懾人心的作品感動人類、啟發人們(震撼人心的攝影作品造就美國越南戰爭的結束可是不爭的歷史事實),在給人類生活帶來審美需求和愉悅的同時,也不斷改變人們的生活和思維,使人類朝向更加文明的明天邁進,才是我們攝影人最為崇高的理想,也是永恒的創作主題。           

 

在《A WORLD HISTORY OF PHOTOGRAPHY》一書的亞洲篇如此描述中國攝影:

Photography in China duringthe 20tth century has contrasted with developments elsewhere. Forsome 80years,camerawork there has been valued almost entirely in terms of itscontributions to the political struggles that have consumed the nation.Isolation from Europe and the United States, as well as Chinasrelative underdevelopment, has deprived photographers of access to the richcreative ideas of modernism and the tradition of Western social documentation.In the wake of the revolutionary ferment during the first decade of thiscentury, Chinese picture-news journals emerged to promote photo-reportage as ameans to document the facts of life while emphasizing the country’s politicaland economic advances. Following the outbreak of the war with  Japan in 1937,photoreportage on the Communistside was limited by the lack of materials. In an effort to gain adherents totheir cause, the Communists devoted their scarce resources almost exclusivelyto the Eighth Route Army in the remote areas of northwestern China.

After the establishment ofthe People’s Republic in 1949,the appearance of picture magazines such as Chinapictorial and China Reconstructs increased the demand forphotojournalistic images, but the images became less factual and more franklypropagandistic, a role they continued to play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Remaining somewhat proscribed until the 1980’s,photographers continued toportray industrial workers, peasants, and picturesque fashion. Thoughtechnically proficient, their images seldom probed beyond superficialappearances or investigated problematic aspects of life in China.

Given the extent of China’spolitical and social turmoil throughout this century, it is hardly surprisingthat photography as artistic expression did not receive the same support asphoto-reportage. Books of scenic views emphasizing the beauty of countrysidewere published in Shanghai in the early part of the century, and in the 1930sthe Pictorialist style attracted a small following of amateurs andprofessionals who sent works to the international salons and competitions.

In the past fifteen or soyears, this situation has changed dramatically as photography has became almosta passion among the Chinese. The number of individuals involved in photographicsocieties has increased from 100 before 1980, to more than 30,000 now. Thepractice of the medium has become diversified, with individuals not onlyworking for government agencies but also freelancing by selling their work forpublication and taking pictures as personal expression. These changes have beentriggered by increased contacts with, and greater acceptance of, American andEuropean ideas and individuals, as well as by easier access to materials nowthat foreign manufacturers have established factories in China producingphotographic equipment and film. In addition, for the first time, officials in charge of cultural activities admitthat differing concepts of photography exist, freeing individuals to choosetheir own directions.。

 

臭哈蘇于2004年7月30日

 

 

臭哈蘇-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曾為第七屆中國攝影理論研討會和首屆中國國際攝影理論高級論壇撰寫過文章。先后為《中國攝影》、《大眾攝影》、《中國攝影報》、《中國攝影家》、《攝影之友》、《照相機》、《感光材料》等攝影期刊撰寫攝影專欄文章幾十萬字。


      喜歡臭哈蘇的朋友,請長按下面的二維碼選擇識別二維碼后加關注,你將會第一時間獲得臭哈蘇此后發布的所有精彩內容。

相關閱讀

Archiver|手機版|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5 19:16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