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英雄吕布之父新模式:這些顛沛流離的珍寶,今天能被看到何其不易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www.zrtbc.club 2019-5-22 09:02| 發布者: zhcvl| 查看: 390| 評論: 0|來自: 文匯報

摘要: 一年一度的國際博物館日又至。時下,逛博物館漸漸成為人們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人們又可曾知曉,博物館里得以被看到的很多文物來之何其不易,或曾飽受風雨、穿越烽火、歷經流離。然而正因它們的存在,人類文明有了保 ...

一年一度的國際博物館日又至。時下,逛博物館漸漸成為人們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人們又可曾知曉,博物館里得以被看到的很多文物來之何其不易,或曾飽受風雨、穿越烽火、歷經流離。然而正因它們的存在,人類文明有了保存、記載的可能,往昔歷史有了觸摸、凝視的可能,我們與先輩之間有了連接、共鳴的可能。這也是它們值得被守護的最大意義所在。

1945年春,古跡救護人員在德國伯恩特羅德的礦區找到了271幅畫作,這幅讓·安東尼·華多的油畫《舟發西苔島》就是其中之一

讓我們走近那些歷盡千辛萬苦最終在博物館里被看到的文物,致敬那些為挽救人類文明結晶所付出的努力,更提醒自己:在今天,文化遺產?;と勻蝗沃氐澇?,需要全亞洲、全世界一起,用文明的力量守護文明。

穿過二戰硝煙的“古跡衛士”,竭力拯救人類文明

第二次世界大戰,不僅是人類的浩劫,也是藝術品的噩夢。單說希特勒,這個“戰爭狂魔”對藝術情有獨鐘,“二戰”期間在藝術品上實施的掠奪,不僅數量驚人,瞄準的往往還都是上乘之作。而對于他討厭的畫風,比如以畢加索、莫奈為代表的現代派畫風,等待它們的則是被撕扯、焚毀、出售的滅頂之災。

當時的歐洲戰場前線,卻也有一群“古跡衛士”,穿過硝煙,敵友不分,只為搶救、返還藝術品,為人類文明的延續作出不可磨滅的貢獻。在今天看來,他們的作用甚至超過了百萬雄師。

1943年6月,一支名為“古跡、藝術品和文獻部門”(MFAA)的非作戰部隊成立。部隊成員來自十幾個國家,平均年齡40歲,參軍之前,他們是博物館工作人員、歷史學家、藝術家、藝術史研究者、大學教授、藝術品修復家、檔案管理員等等,總之,各自具備與藝術品相關的專業技能。次年,英國也成立了類似的組織。同時,二戰期間還有更多的民間人士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自發?;の奈?。在這群不同國籍、身份的“古跡衛士”的齊心協力之下,揚·凡·艾克的根特祭壇畫、達·芬奇的《抱白鼬的貴婦》等一大批西方藝術品最終得以保存,能夠讓今天的我們在博物館、教堂中看到。而他們自己則或許為此付出了生命。1945年,一位英國少校就在克利夫一座14世紀的教堂里搶救雕塑時,被炮彈彈片擊中,不幸遇難。

意大利藝術研究者伊萊利亞·達尼尼·布瑞在《搶救維納斯:二戰時期藝術品與古建筑的遭遇》一書中揭示,盟軍自西西里島登陸后,一群穿著軍服卻壓根不像軍人的古跡軍官,就必須跟著先遣部隊行動,在部隊每一次推進時,都得走到最前線。他們人數不多,任務卻極其繁雜、艱巨,比如需要對照古跡地圖手冊按圖索驥,小心翼翼找到需?;さ畝韻?;需要在大軍過境時,?;ず彌茉獾乃姓涔笪奈?,并協助緊急安置與修補,同時告訴指揮官,哪些建筑物歷史悠久,哪些橋梁深具歷史意義,不管進攻或駐防,這些文化遺產都必須小心避開,即使空中轟炸,面對千年古跡,飛機也必須繞道而行;需要在部隊駐扎時,拾起一片片被炸碎的磚瓦,或從魚販、菜販手中搶過那批被拿來當作包裝紙的古籍書頁,有時,甚至得為搶救被當成臨時桌墊的名畫,掃掉一桌的杯盤。

戰爭時期,“古跡衛士”的主要任務是?;ひ帳跗凡皇芩鴰蛩閹魘ё俚囊帳跗?。到了戰后,他們的工作重點則成了追回、整理、返還藝術品。

據藝術研究者林恩·H·尼古拉斯在《劫掠歐羅巴》一書中所述,歸還這些藝術品,來自每個國家的作品要先進行識別。主體思路是首先按照國籍把藝術品歸還至原屬國家,然后再由當地政府出面,將作品歸還至原主人或其親戚手中。最終,各國的物品被交替運出,以免有些國家看起來受了優待,而且古跡救護官們為每個國家準備了一種具有象征意義的重要作品首次運輸。波茨坦會議后不久,比利時國寶——揚·凡·艾克的根特祭壇畫成了第一件被返還的藝術品,移交儀式定在當年的9月3日,布魯塞爾解放的第一個周年紀念日。8月中旬,這批板面油畫在慕尼黑被裝進十個箱子中,由上尉護送著裝上軍用飛機,等候飛機到達的過程中,竟然險些發生畫作丟失的驚魂曲。法國斯特拉斯堡大教堂的彩色玻璃窗的回歸,則裝滿73個箱子,從德國海爾布隆礦區的避難所運往大教堂。為了接收它們,法方同樣舉行了盛大的典禮。

值得一提的是,“古跡衛士”中也出現了中國人的名字,著名建筑學家梁思成便是其中之一。二戰結束前夕,美軍采取地毯式轟炸,空襲日本本土。1944年,時任戰區文物?;の被岣敝魅蔚牧核汲?,向美軍擬定了一份建議書,指出日本京都和奈良所保有的大量古代建筑及藝術國寶,是全人類共有的財富。在他參與繪制的軍用地圖上,這兩個地方被標示出來,建議美軍將其作為?;ざ韻蟛揮韜湔??;蛐?,奈良和京都最終得以幸存,與這樣的建議不無關聯。

19000余箱文物的長征,跨越大半個中國

在中國,曾經上演過一出驚心動魄的國家寶藏“戰略大轉移”。上萬件文物經歷長達25年的遷徙,跨越大半個中國,沒有一件丟失,沒有太大毀壞,堪稱世界文物史上的奇跡。這便是故宮文物南遷。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故宮文物危在旦夕。文物南遷以避兵火之亂,此后,這個建議不時被人提出,卻也持續站在爭議的風口浪尖,直到1933年1月31日山海關失陷,才終成一紙決定。1933年2月6日至5月15日,故宮博物院、頤和園等機構的19557箱文物分5批南遷。其中故宮文物13491箱,包括書畫、瓷器、銅器、玉器以及各種珍貴文獻。

從決定到啟程,不過數天工夫,其實早在半年前,縝密的準備就已開始。為了給文物提供一個防震防摔、絕對安全的“移動倉庫”,故宮人專門定制了一批長三尺、高寬各一尺半的厚實木箱,也特意從琉璃廠的古玩店學來文物裝箱竅門。每件文物的包裝至少有4層:紙、棉花、稻草、木箱,有時候外面還套上個大鐵箱;針對不同類別的文物,還有不同的注意事項——比如,書畫等紙質文物千萬要包上油紙,以免雨水浸濕。

當時,沒有人確切知道如此眾多的這些文物要去往哪里,停留多久。20來名故宮人立下“人在文物在”的誓言,便匆匆啟程。第一批登上火車的文物從北平西站出發,計劃開往南京浦口。一路為躲避日軍轟炸,舍近求遠,繞道平漢線鄭州轉隴海線徐州,兜圈上京滬線。等列車到達浦口,人們才發現,浦口沒找到適合保存文物的地方。一時間,所有文物不得不留在火車上,這對于嬌貴的古籍善本、書畫文獻來說,絕非長久之計。足足等了一個月,故宮人才收到將文物轉運上海的指示。

這些文物暫時保管在上海的法租界,一待就是三年。清點文物時,故宮人用了“滬”“上”“寓”“公”四個字分門別類編號,頗有一種背井離鄉、居無定所的感慨。1936年秋,隨著故宮博物院南京分院文物保存庫在南京朝天宮落成,所有暫放在上海的文物安然遷至南京??上Ш鎂安懷?,1937年淞滬會戰爆發后,文物又不得不踏上征途,分南、中、北三路輾轉西遷,水陸交通并用,分別運往貴州安順“華巖洞”(后運往四川巴縣)、四川峨眉和四川樂山,在西南“避難”七八年之久。

抗日戰爭勝利后,文物復歸于重慶,于1947年運回南京。日后,一部分被運至寶島臺灣,保存于臺北故宮博物院,一部分于1950年、1953年和1958年分三次運回北京故宮博物院。

眾多文物顛沛流離的大遷徙中,十面石鼓的命運尤其牽動人心。這十面石鼓每面重一噸,被康有為譽為“中華第一古物”,也是此次南遷中最重的文物。石鼓出土于唐代,上面所刻的文字,有2000多年歷史,是中國最早的石刻詩文,也是篆書之祖。這些文字可謂研究中國文化的一把鑰匙。將它們妥善?;ず?,故宮人著實費了一番心思:先使用浸濕的高麗紙覆在石鼓面上,用棉花輕捺,使紙張接近石身,干了后就固定在那里,即把石皮上的字緊貼于鼓身上;然后每個石鼓包上兩層棉被,棉被外又用麻打成辮子,纏緊棉被;再把石鼓放在厚木板做的大箱子中,箱內用稻草塞嚴實,箱外包上鐵皮條。南遷途中,它們不可避免地遭遇了九九八十一難,幸運的是又一次次化險為夷:翻越秦嶺時,土匪曾盯上運輸石鼓的隊伍,他們以為這只是普通貨物,于是主動撤退;石鼓剛剛離開漢中,它們原先存放的庫房就被日機炸毀;抗戰勝利后石鼓遷回南京途中,還曾兩次遭遇車禍,一次在江津廣興鄉,司機不小心將車撞上一棵樹,一次是車離開黔江后,為避讓另一輛車而摔到山下……最終,石鼓奇跡般地保存至今,最近一兩年還登上《國家寶藏》《上新了,故宮》等節目而家喻戶曉。

文物南遷,其實從踏上征途開始,就不僅僅是故宮人以一己之力在戰斗,更是全民護寶的壯舉,是民族精神在中華文化?;ぶ械難有肱ㄋ?。兵荒馬亂中,老百姓無數次向護寶隊伍伸出援手,他們之間也結下深厚的情誼,親如一家。當年告別樂山安谷鄉村民時,時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的馬衡帶來了以當時政府名義頒發、自己手書的6塊木匾,分別贈予曾給南遷文物提供庇護的朱潘劉三氏祠、宋氏祠等6座祠堂。木匾上書寫的是“功侔魯壁”四個大字,這是將指樂山民眾護寶的事跡,與孔子后人夾壁藏書、讓圣人思想得以流傳的功績相媲美。

流浪的阿富汗珍寶,暖心的接力守護

最近兩年,一批來自阿富汗的國家寶藏相繼于我國各地多家博物館巡展,牽引了頗多關注的目光,眼下,它們登陸的是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

這是一批因戰亂而流浪的阿富汗古代珍寶,有著極其特殊而驚險的傳奇經歷,此前已做客法國、意大利、荷蘭、美國、日本等國,中國也是其世界巡展的組成部分。

阿富汗地處中亞“心臟”地帶,是連接歐亞大陸和中東的要沖。它的歷史,可以遠溯至公元前的波斯帝國,數千年間締造過無數盛世和輝煌。這里曾是絲綢之路的中心,處于“文明的十字路口”。草原文明、古希臘、古羅馬文明、漢文明、印度文明等多種文明都曾于此交匯碰撞,沉淀出獨特的文化魅力,為阿富汗留下大量珍貴的文物和古跡。此次巡展的四件來自公元前2200年至公元前1900年的黃金杯,即可謂文明的一個例證。金杯上清晰可見的精美紋飾中,帶胡子的公牛形象,顯然受到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的影響,而一些幾何圖案,則是典型的中亞風格。這表明,早在青銅時代,這里已開始了文明的交流與互動。

與此同時,阿富汗也是一個飽受動蕩之苦的國度。最近三四十年,在人們印象之中,阿富汗似乎總與戰爭、恐襲、貧窮饑餓、流離失所等字眼聯系在一起。文物古跡被戰爭破壞或者被恐怖分子蓄意摧毀,在這里頻頻發生,博物館及民間團體力量又太過渺小,根本無力阻止這些慘劇發生。其中,2001年3月2日,著名的巴米揚大佛被控制阿富汗的塔利班炸為一堆碎石,尤令世界震驚與痛心。這些高大的佛像,是世界上最大的立佛雕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的世界文化遺產,挺過近1500年風霜雨雪考驗。它們的轟然被毀,簡直是人類文明的一場噩夢。

阿富汗眾多文化遺產的艱難處境,牽動著全世界有識之士的心。自2006年起,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協助之下,阿富汗200多件文物從其國家博物館的藏品中精選出,開始了世界范圍內的“流浪”巡展。與經費、人力、保存條件等跟不上,甚至時刻置身被損毀的危險之下相比,遠離戰亂之地、去和平國家巡展,或許不失為?;さ鋇匚奈锏囊恢職旆?。

2017年6月,這批阿富汗珍寶差一點又要重返戰火硝煙。當時,它們正將結束在我國故宮博物院為期三個月的展覽。按照計劃,下一站是美國芝加哥大學,但由于種種原因,美國之旅無法成行。如果找不到下一個可供展覽之地,文物只能回到仍處動蕩的阿富汗。得知這樣的苦衷,中國義無反顧伸出援手,選擇成為這批文物的“守護神”,這才有了它們此后于敦煌博物院、成都博物館、鄭州博物館等多個博物館的到訪。

“多展一陣,等局勢好了再還回去”“這背后的痛苦和屈辱,我們也曾感同身受”“用文明的力量來守護文明”……巡展過程中,中國觀眾、網友的留言同樣匯成一股暖流。

(圖片來源于文匯報及網絡)

Archiver|手機版|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4 22:20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