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300英雄吕布怎么克:埃里克·雷納與南茜·斯班瑟專訪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www.zrtbc.club 2019-5-20 14:57|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519| 評論: 0

摘要: 埃里克•雷納(左)與南茜•斯班瑟(右)  公元前400多年,中國哲學家墨子觀察到小孔成像的現象,并記錄在他的著作《墨子·經下》中,成為有史以來對小孔成像最早的研究和論著。墨子之后,古希臘哲學家 ...



埃里克•雷納(左)與南茜•斯班瑟(右)


  公元前400多年,中國哲學家墨子觀察到小孔成像的現象,并記錄在他的著作《墨子·經下》中,成為有史以來對小孔成像最早的研究和論著。墨子之后,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和數學家歐幾里德、西漢淮南王劉安、北宋科學家沈括等中外科學家都對針孔成像有相關研究,但由于沒有影像的承載介質,只可觀察,無法記錄。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隨著藝術的繁榮,用以完成畫作的成像暗箱出現了。1793年,法國尼埃普斯兄弟兩人首先設想利用感光物質來固定針孔鏡箱所形成的影像,而隨著氯化銀的感光性能被發現以及定影法等相關技術的完善,攝影術最終誕生了。

  200年來,攝影技術不斷提高,直至今日,數碼技術的普及與完善使攝影幾乎喪失了技術門檻,人人都可以拿起相機抓取圖像,快速,準確,便利的攝影方法讓我們處于一個圖像爆炸的時代。影像的泛濫導致了一部分人對傳統攝影技巧的回歸,比如濕版攝影法,達蓋爾攝影法,鉑金印相技術等等。但世界上有一批人,他們堅守于最初的攝影方法——針孔攝影。針孔攝影從十九世紀中期針孔攝影興起至今幾經興衰,而埃里克?雷納與南茜?斯班瑟夫婦創立的“針孔資源”(Pinhole Resource)才使針孔攝影進入重要時期。

  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開始,南茜與埃里克開始專注于針孔攝影的發展與文獻收集,并籌集資金出版《針孔攝影》雜志,因此在全球范圍針孔攝影的領域內建立了自己的權威性。在這三十年里,《針孔資源》收集了36個國家的500多位攝影家投稿和捐贈的6000幅針孔攝影作品和大量的相機等實物資料,這些收藏的原作沒有一件是埃里克與南茜夫婦購買的,由此也可以看出全球針孔攝影家對他們的信任和對針孔攝影的熱忱,而他們自己的作品也被美國現代藝術博物館、加拿大國家博物館、喬治·伊斯曼博物館、加利福尼亞攝影博物館等機構收藏。2012年埃里克與南茜夫婦將這些收藏,包括60架針孔相機和大量的書籍雜志,全部捐贈給美國新墨西哥洲歷史博物館。經過近二年的準備工作,該館從埃里克與南茜夫婦的捐贈中選取225幅針孔攝影作品和四十余臺型態各異的針孔相機,在2014年4月27日舉辦了“光之詩:針孔攝影展”。

  如今,《光之詩:埃里克·雷納與南茜·斯班瑟的針孔攝影》來到中國,他們將在798藝術區里的吾樂影像空間展覽自己精心挑選的數十張作品與各具特色的針孔相機,而借此機會,董小米也在展覽現場采訪了埃里克·雷納與南茜·斯班瑟夫婦,對針孔攝影的發展以及兩位藝術家的創作理念等相關問題做了有趣的交流。

  記者:2012年,您二位將收集的36個國家的500多位攝影家投稿和捐贈的6000幅針孔攝影作品和包括60架針孔相機和大量的書籍雜志等這些資料全部捐贈給美國新墨西哥洲歷史博物館的初衷是什么呢?

  埃里克:我們成立的Pinhole Resource這個非盈利的組織是不擁有這些照片的,這些照片來自世界各地的針孔攝影師,初衷就是出版《針孔攝影》(Pinhole Journal)這個雜志。1890年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了非常著名的針孔攝影家,但是卻沒有一個組織來專門收藏針孔攝影,有的優秀作品就丟失了,我不想讓這種事情再發生了,1984年我開始給全世界的攝影師寫信,讓他們為我的雜志投稿,我當時就說我們是非盈利性的組織,不會把他們的作品給賣了,如果我收集到了足夠的照片,我就要出雜志,最后把所有原作送給博物館。

  當時這個想法真的很瘋狂,因為我們沒錢。很多人來幫助我們,比如說給我們資金,給我們作品,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們的第一本雜志就出版了,總共出版了22年的時間。在這些攝影師中,有的是知名的藝術家,也有的是一些學生,也是因為在《攝影百科全書》里收錄了我的一張代表作Ticul Schoolyard, Mexico,所以全世界很多人也就知道了我,很尊重我。在我外出講課的過程中,有的人就拿著自己的作品向我交流,但是他們很害羞,他們的作品都非常好,但是他們的作品沒有機會在博物館展出,別人也無法看到,我就想讓他們的作品發表。其實在科學的歷史上,針孔成像被廣泛運用,但是沒有人討論這個事情。

  記者:運營這么一個非營利性組織是不是很困難,政府會有支持嗎?

  埃里克:整個過程當中很多人都來給我們幫忙,還有人給我們資金上得捐助,100美元,200美元,有一位女針孔攝影師在最后的幾年了給予我們相當大的支持。如果我們要去一些地方,也會有人會自助我們,比如替我們買機票,提供住宿等等,也有的人給予了我們情感方面的鼓勵,所以讓我們每一期的雜志都準時出版了,恐怕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我這種收藏組織出現了,政府在這方面是沒有支持的,全靠我們自己。

  記者:我知道如果有些贊助人在捐助了一定金額之后都會得到您那張 Grandma Becomes the Moon 作品作為一個禮物,那這幅作品是不是對二位的意義很重大?

  埃里克:我的律師告訴我,雖然我們這是一個非盈利的組織,但是人家捐了這個錢,你最好回贈給人家一個東西。那我為什么會選擇這張作品呢,因為我的祖母對我很重要,她是一位著名的野生動物?;ふ?,也是她把我帶大的,而這張照片從某種程度上讓我和南茜走在了一起,當然這說來就話長了。

  記者:隨著攝影技術的提高,每個人都可以成為一個攝影師了,那么在今天,針孔攝影的意義是什么,也就是說我們為什么要拍針孔?

  埃里克:我認為科技發展很快,甚至我們拍攝的50%的照片都是由iPhone手機拍攝的,很多人認為針孔攝影是一種非常原始的狀態,但是不是的,它相當的復雜,它創造的那種多樣性與不可預見性,需要你的經驗,很小的一點變化就會產生很大的不同。

  南茜:我非常喜歡針孔攝影的全景深和長時間曝光這些特性,這讓你能發現自己眼睛看不到的東西,比如說感恩節后火雞場的那張照片,滿地的羽毛,似乎你能看到這些火雞的靈魂,甚至我拍攝的一些作品,過了一段時間之后再來觀看這些作品會有不一樣的感受,你似乎能感到事物的靈魂,你能感受到針孔相機所能看見的,這一點很神奇。

  記者:我換一個比較輕松點的話題,您二位可能不知道,在中國女性的地位是比較高的,那么如果二位在工作中有了分歧,聽誰的?

  南茜:我們并不是經常在一起工作,很多時候是他做他的我做我的,但是我們很少發生分歧,幾乎沒有,雖然在一起合作干一件事情很難,我知道這挺不可思議的。我舉個例子,有一次我和艾瑞克去一個古董商店,店里有三萬件古董,結果我們都挑中了其中的一件,我們的幽默感,引用的名人名言,都一樣,真是太神奇了。再說個例子,有一個德國攝影師給我們寄了幾張作品,我們倆玩了一個游戲,挑出其中自己喜歡的,結果我倆選的一樣!你能想起來嗎(咱倆有什么爭議的地方)?

  埃里克:沒有(笑)!

  南茜:但是有時候埃里克會給我一些幫助,我會經常做一些裝置,埃里克會給我一些建議,我倆一起完善這個藝術品。我覺得有的時候我們在剛剛做時候覺得自己的作品很傻,這很正常,需要我們不斷地完善,向前推進自己的所作所為,直到達到一種完美的狀態。

  記者:回到您二位的這個展覽,為什么要將自己的作品叫做《光之詩》呢?

  南茜:我倆有一本共同喜歡的書,叫《空間的詩》,那我們在圣達菲做這個展覽的時候想不如把我們的展覽叫做《光之詩》,就是光創作出來的不同物體,同時我們覺得自己的展覽吧自然、生活和他們對文化的思考都融合在了光影里,生活也是如此,因此叫做《光之詩》。

Archiver|手機版|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5 23:49 , Processed in 0.0624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