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英雄吕布之父直播:包豪斯攝影 從拉茲洛·莫霍利·納吉開始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www.zrtbc.club 2019-5-13 10:50|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589| 評論: 0|來自: 乙未光畫志

摘要:   1919年3月20日,被任命為魏瑪藝術學院校長不久的建筑師沃爾特·格羅皮烏斯(Walter Gropius)發表了他親自擬定的《包豪斯宣言》,提出了一個提綱挈領的新學校名稱“魏瑪國立包豪斯學?!?,象征著具有革命意義的 ...

image.png


  1919年3月20日,被任命為魏瑪藝術學院校長不久的建筑師沃爾特·格羅皮烏斯(Walter Gropius)發表了他親自擬定的《包豪斯宣言》,提出了一個提綱挈領的新學校名稱“魏瑪國立包豪斯學?!?,象征著具有革命意義的世界第一所現代設計學院的誕生。


image.png
《包豪斯宣言》,格羅皮烏斯(文本),1919年


  當時的德國政局動蕩、經濟混亂。一戰后舊世界崩塌,新世界開始形成,新舊世界的交替塑造了包豪斯。這里曾是二十世紀二十年代眾多具有革命意義的先鋒思想的聚集地,包豪斯師生充分將新思想付諸實踐,并嘗試將生活提升到美學高度。


  包豪斯深刻的影響了現代藝術、建筑、平面設計、室內設計、工業設計等等,當然也包括攝影。攝影作為一種相對較新的媒介,契合了包豪斯擁抱新世界和新技術的教義——包豪斯影響了攝影美學和技術。


  莫霍利時期


  起初,攝影在包豪斯并沒有一席之地。直到1923年,西班牙構成主義藝術家拉茲洛·莫霍利·納吉(Laszlo Moholy-Nagy)受校長格羅皮烏斯之邀加入包豪斯,接手基礎課教學并擔任金屬工坊負責人。在格羅皮烏斯的印象里,莫霍利“是個非常有活力的人,他幾乎像個孩子一樣對任何技術領域的革新表現出強烈的興趣,并立刻著手去研究它們。他是一個實驗者,一切都自己親手做?!閉馕蝗戎鄖蟊浜透母锏幕疃?,極力倡導將攝影融入教學,并在自己的基礎課中做了推廣。在他看來,照相機超越個體藝術家的圖像復制技術,使這一媒介為當代創造了一種新的圖像語言。莫霍利甚至預言:不懂攝影的人將會變成一個未來文盲,不能讀懂世界——一個通過攝影產生多個復制品、繼而轉變為一本巨型圖片書的世界。


image.png
拉茲洛·莫霍利·納吉


  莫霍利熱情擁抱“新視覺”理念,他的攝影創作涉及多個流派,多種工藝和技巧,包括俯拍、仰拍、特寫、拼貼畫、蒙太奇、反射、折射、無相機攝影等。他與妻子露西婭·莫霍利(Lucia Moholy)在實驗室里共同創作的“黑影照片”(photogram,即物影照片),將物品直接放在相紙上曝光,使畫面構圖接近抽象。他們認為:同其他由機器生產出來的產品一樣,無論是使用了相機還是其他工具,攝影作品不僅應該像傳統藝術品一樣反映情緒和人物感情,同時也應該考慮到光線和形式。而這,正是對工業時代視覺文化的一種恰當表現。


image.png
莫霍利攝影作品


 image.png
莫霍利攝影作品


image.png
莫霍利平面設計作品


  莫霍里的才華和熱情也激勵著其他藝術家開始他們自己的冒險探索。包豪斯的攝影由于不受正規課程結構的限制,被作為一種絕佳的游戲——其無數的形式和奇妙的過程令大師和學生都為之著迷。他們本能的從各種來源吸收靈感:從構成主義、報紙插圖到前衛電影。


  在這一時期,1925年,第一臺便攜式35毫米萊卡相機一經推出便獲得巨大的商業成功。同類相機開始在市場上涌現,并成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種易操作,便攜帶的小型相機,讓攝影們得以走出影棚,拍攝更廣泛的題材,以照片為主的雜志、畫報等攝影出版物也隨之流行來開。通過這些大眾傳媒,包豪斯的學生們也看到了攝影的更多可能性。攝影在包豪斯不僅僅是一種藝術類別,也作為一種視覺交流的方式被開拓。


  彼得漢斯時期


  1928年,格羅皮烏斯離任,漢內斯·邁耶,一位以激進和左傾政治思想而聞名的建筑學家成為包豪斯第二任校長。雖然都來自構成主義這一大背景,但詮釋方式卻截然不同,莫霍利的作品和理論總是走向美學上烏托邦,而邁耶則是用實用主義的設計觀去實現自己的美學社會愿景,由于這一分歧,莫霍利辭職。


image.png
沃爾特·彼得漢斯


  新校長邁耶隨即委任了32歲的攝影師沃爾特·彼得漢斯(Walter Peterhans,1897年—1960年)到包豪斯講授第一門正式的攝影課程。作為一名專業攝影師,彼得漢斯擁有全面的技術能力和實踐經驗,他的課程強調攝影技術與審美的結合。對他來說,攝影“客觀的”反映世界,這是讓技術在商業運用的背景下,發揮其價值的基本前提。此外,他的課程被認為對于熟練、認真的掌握平面設計中的一個重要工具(即攝影)的指南,而并非是激勵藝術家主觀創造力的場所。因此,在這里,攝影是作為印刷/廣告/展覽工坊的一部分來教授的。

image.png

彼得漢斯攝影作品

 image.png
彼得漢斯攝影作品


  彼得漢斯的教學重點是產品攝影、靜物攝影和肖像攝影。他的課有時像是一門科學講座,他學生的筆記讀起來像化學教科書,上面記滿了攝影方面詳細的、學術的、保存完好的化學反應式和實驗步驟。他認為,要拍攝成功的照片,分析、準備和天賦比運氣或是按下快門的那“決定性瞬間”更重要。然而,這些方法同莫霍利大膽的觀點和“用新方式觀察”的攝影,可說是截然相反的。彼得漢斯鼓勵學生最大限度的使用灰色調,與當時大受推崇的純黑白形成鮮明的對比。他課程練習包括:要求學生連續多次用不同的曝光數據拍攝同一組物品,以便對比觀察;用市面上各種不同膠片,研究成像效果;放大縮小照片尺寸以滿足發表要求……這些頗為實用的方法將包豪斯的學生們由“不受約束的個人表現”向職業媒體或廣告攝影師的方向轉變。他的攝影理論也持續的影響了一大批包豪斯的學生們。


image.png
彼得漢斯課堂的系列實驗


  1933年,包豪斯因德國納粹政府的迫害而關閉,它的十四年光景準確的反映出德國自身的變遷。包豪斯在德國消失了,但它的老師和學生們卻分散在自由世界的各個角落,繼續傳播著包豪斯的思想和理念。


  包豪斯的攝影師們


 image.png
露西婭·莫霍利 Lucia Moholy


  露西婭·莫霍利 Lucia Moholy,原名Lucia Schulz(1894年1月18日,布拉格,奧匈帝國- 1989年5月17日,瑞士蘇黎世),曾在大學學習哲學、文字學和藝術史,后在德國的幾家出版社擔任編輯。1919年,她以筆名Ulrich Steffen發表了激進的表現主義文學作品。1920年,她在柏林遇到匈牙利藝術家莫霍利,并于1921年1月27日結婚。兩人在包豪斯度過了5年時光,在這里,露西婭展開了對攝影的熱情探索。


  1923年,露西婭的丈夫成為包豪斯的大師,露西婭則是他的主要暗房技師和重要合作伙伴。她還成為 Otto Eckner 包豪斯攝影工作室的學徒。露西婭曾在萊比錫視覺藝術學院學習,并成為了一名熟練的攝影師。這對夫婦一起住在魏瑪和德紹,露西婭拍攝了包豪斯建筑的內外設施、產品,以及老師和學生們。她的美學是新客觀主義的一部分,新客觀主義注重從直接的角度記錄文檔。露西婭的照片幫助塑造了包豪斯學校的形象,并成為向二戰后的觀眾介紹包豪斯的重要資料。然而露西婭的作品很少受到人們的贊揚,他們通常被認為是莫霍利或格羅皮烏斯的作品。甚至這對夫婦一起在暗房所做的實驗,最后都歸功于莫霍利,比如《繪畫、攝影、電影》在1925年就僅以莫霍利的名義出版。


  1929年,這對夫妻分居。同年,露西婭參加了斯圖加特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展覽“電影和照片”。1933年,移民倫敦的她還出版了一本用英語寫成《攝影百年》(1839-1939),深入探討了媒介的歷史。1959年,露西婭搬到了瑞士,在那里她寫下了她在包豪斯的時光,并專注于藝術批評。1972年,她發表了《Moholy-Nagy Notes》,討論了她和莫霍利在包豪斯的共同合作,并試圖收回她的照片和實驗。

 image.png
露西婭·莫霍利拍攝的包豪斯建筑


  瑪麗安·布蘭德 Marianne Brandt


  瑪麗安·布蘭德 Marianne Brandt(1893年10月1日- 1983年6月18日)是德國畫家,雕塑家,攝影師和設計師,1923年,她加入魏瑪包豪斯,成為莫霍利的學生。四年后,瑪麗安迅速升任包豪斯金屬工坊助理,1928年接任莫霍利擔任工坊代理負責人。

image.png


  從1926年開始,瑪麗安制作了一系列蒙太奇照片。不過只有少數作品直到20世紀70年代才為人所知,當時她已經放棄了包豪斯風格,生活在共產主義的東德。這些照片蒙太奇經常關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女性的復雜處境,當時她們在工作、時尚和性行為方面享有新的自由,但卻經常遭遇傳統的偏見。瑪麗安的蒙太奇作品巡回展名為“Tempo, Tempo! 瑪麗安·布蘭德的包豪斯蒙太奇攝影”,于2005年至2006年在柏林的包豪斯檔案館(Bauhaus Archive)、哈佛大學(Harvard)的布希-賴辛格博物館(Busch-Reisinger Museum)和國際攝影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展出。


  作為先鋒攝影師,瑪麗安創作了很多實驗靜物攝影作品,但她最引人注目的作品還是自拍照系列。這些作品通常代表她是一個堅強獨立的包豪斯新女性。瑪麗安也是包豪斯少數幾個遠離紡織或陶器等當時被認為更女性化領域的女性之一。


image.png

瑪麗安·布蘭德的自拍照


  赫伯特·拜耶 Herbert Bayer


  赫伯特·拜耶 Herbert Bayer(1900年4月5日- 1985年9月30日)是奧地利和美國的平面設計師,畫家,攝影師,雕塑家,藝術總監,環境和室內設計師,以及建筑師。1921年至1925年間,赫伯特在魏瑪和德紹的包豪斯學院學習。1922年至1925年,他在進入了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的領導下的壁畫系。1925年,被格羅皮烏斯任命為包豪斯初級大師。1925年到1928年,他是包豪斯·德紹新成立的印刷和廣告工作室的負責人。

image.png


  在包豪斯期間,赫伯特為包豪斯設計了許多印刷材料和平面廣告,并與攝影師兼包豪斯學生 Irene Angela Hecht 結婚。他的主要成就是設計了非襯線字體,他稱之為“通用字體”(Universal)。他在平面設計、攝影、展覽設計、建筑設計等方面的專業領域都有特定學術權威,他認為攝影是平面設計的關鍵元素之一。他的設計思想奠定了現代主義的設計理念,迄今仍然具有深遠的影響與重要的理論研究價值。


 image.png
赫伯特·拜耶攝影作品


  格特魯德·阿恩特 Gertrud Arndt


  格特魯德·阿恩特 Gertrud Arndt原名Gertrud Hantschk(1903年9月20日- 2000年7月10日),她對攝影的興趣是在埃爾福特的一個建筑事務所工作時發展起來的,在那里她學習了暗房技術,并開始拍攝當地的建筑。1923年至1927年,她在包豪斯學院學習,師從莫霍利、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和保羅·克利(Paul Klee)。格特魯德最初希望學習建筑學,然而,作為建筑課程中唯一的女性,她感到迷茫,隨后報名參加了紡織工坊。她認為,作為一個女人,學習編織是她能繼續在包豪斯學院學習的唯一途徑。


image.png


  1927年晚些時候,她嫁給了她的同學、建筑師阿爾弗雷德·阿恩特(Alfred Arndt)。她的丈夫于1929年被任命為德紹包豪斯建筑工作室的全職大師。盡管不再是學生,格特魯德仍然積極參加包豪斯的活動,并參加了沃爾特·彼得漢新開設的攝影課程。在接下來的五年里,她創作了43幅自拍照以及她的朋友奧蒂·伯杰(Otti Berger)的照片。二戰結束后,人們對包豪斯建筑的興趣迅速回升。1979年,格特魯德的照片在??送┪錒菡鉤?,獲得了國際贊譽。格特魯德于2000年7月去世,享年96歲。生前很愛開玩笑的她,曾建議她的家人和朋友在她死后開一個“慶祝一個快樂的包豪斯派對”。


image.png
格特魯德·阿恩特的自拍照

Archiver|手機版|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3 08:30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