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英雄吕布之父请代打:胡旭天:圖像中的時間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www.zrtbc.club 2019-5-13 09:56| 發布者: zhcvl| 查看: 454| 評論: 0|原作者: 文:胡旭天|來自: 藝術中國

摘要: 透視法這種抽象理論從15世紀發明一來就一直主宰著西方的繪畫,它把畫面中的空間大大的加深使繪畫越來越接近于真實,越來越像我們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攝影技術的誕生使人們對自己所描繪的畫面感到更加自信。它讓我們相 ...

透視法這種抽象理論從15世紀發明一來就一直主宰著西方的繪畫,它把畫面中的空間大大的加深使繪畫越來越接近于真實,越來越像我們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攝影技術的誕生使人們對自己所描繪的畫面感到更加自信。它讓我們相信透視法這種觀察方式是正確的。而攝影技術的不斷發展也使我們確信已經找到了記錄世界最真實的方式。照相機快門一閃,只需一秒鐘的時間,一個一模一樣的場景就誕生了,并且這個場景與我們眼睛看到的沒有一丁點出入。人們深信不疑的是:從透視法的發明到攝影技術的出現,我們描繪和記錄我們所觀察到的世界的真實感已經走到了最頂端。所以在攝影技術出現之后就有人提出繪畫死亡這種說法。不過我依舊相信無論攝影怎么發展,繪畫會永遠會存在。

圖像中的時間——攝影

談到攝影,我們首先會想到一個完整的場景,有空間感和真實感的圖像。我們相信照片中告訴我們的就是現實,因為在攝影技術出現以前我們一直在追求真實。攝影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真實感,它可以用作紀實可以當做證據,它以快速簡潔的方式做到繪畫無法達到的真實感。攝影具有一種官方的地位。照片成了鑒別事物必不可少的東西了,這就向人們提供了一種被認為是官方的、正確的觀察方法。這就是我對攝影的基本批判。(摘自《霍克尼論攝影》)所謂的正確的觀察方法就是透視法,因為造成了視覺的真實感。

從觀察方式來講,攝影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它不包含時間要素。因為攝影記錄的是在一瞬間和一個固定視點凝固住的畫面,畫面里無論有什么事物,它都是在那個瞬間定格住的,是不存在時間的。有一種很貼切的說法:照片就是時間的切片。沒錯,它并不包含時間的延續,在時間這個要素上來講攝影是很單薄的。如果換一種觀察方式,那么圖像就會出現另外一種完全不同的樣子。

英國藝術家大衛·霍克尼的攝影作品就向我們展示了一個不同的畫面。這個畫面是支離破碎的,呈現的并不是我們平時所說的“真實”的景象。但通過他的攝影作品我卻看到了另一個更加“真實”的世界,一個時間在流動的世界。

《梨花公路》大衛·霍克尼 英國

第一次看到霍克尼的攝影作品是,《梨花公路》。當我看到這幅圖像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條伸向遠方的公路,進而各種圖像中的細節都不斷地跳進我的視線。仔細看來,所有的細節都非常清楚,并不是以往我所看過的照片那樣有縱深的空間,這是前所未有的感受。之后,我幾乎看過他所有的攝影拼貼作品,看到了他作品的不同尋常?;艨四岬納閿暗牟煌馱謨謁耆怯悶刺降氖址ɡ窗巖桓齔【跋謂悠鵠?,這樣的方式就會造成畫面不完整,空間前后不一。每一張局部之間都像在起伏跳躍,好像把原來的空間撕碎,再重新的接起來。這樣雖然沒有了原來空間的完整性和真實性,但是畫面中卻多了很多看點,你的眼睛會在這幅圖像中四處游走。這樣就打破了一般單幅攝影作品中總是把人局限在一個小窗口向外看東西的定律。單幅的攝影作品是通過照相機的鏡頭以一點透視的方式記錄場景,而霍克尼的照片拼貼是用很多張一點透視構成的一幅畫面。這最后呈現的畫面開始把空間變的不確定,所以整個畫面都好像一直在變化一樣?!獨婊ü貳氛餳髕肥且帳跫一ǚ蚜艘桓魴瞧詰氖奔淦刺隼吹?。中路標是一個時間段拍攝的,路是另一個時間段拍攝的,天空又很可能是第二天拍攝的,而這里每一件事物中又是由很多張照片拼貼而成,這每一張照片都代表著一個時間點。那么把整幅作品加起來不就是時間的流動嗎?這個時間因素就是與一般攝影作品最大的不同?;艨四嵩謔櫓兇猿譜約旱納閿白髕房梢越謝?,因為它與一般單幅攝影不同,它包括了時間,這是單幅攝影作品無法解決的問題。

照片是會讓人更相信透視法,因為當我們從一個中心點用一只被時間凝固住的眼睛來觀察時,這不就是和透視法一模一樣嗎?很顯然,照片是屬于文藝復興時期的繪畫,唯有立體主義畫派才突破了陳舊的透視法的禁錮。(摘自《霍克尼論攝影》)通過比較霍克尼的攝影作品與單幅圖像的攝影作品,我們發現其實是不同的觀察方式決定的。通過一點透視法描繪出的作品深度感強,這種強烈的深度感令人感覺二維平面的后面真的有一個世界。而多視點描繪出的畫面使這種深度感變淺,淺到接近于這個平面。當我們感覺我們的手無法通過二維的平面伸向平面后的世界時,我們就會感到不真實。但是這個“真實”是視覺上的真實,只是視覺上在一個時間點的真實。是一個定格的畫面,里面沒有包含時間的因素。如果我們在畫面里加入時間,那么圖像的視覺真實感就會被破壞,霍克尼的攝影作品證實了這一點。

大衛·霍克尼 英國

在霍克尼的作品中,有很多是由人物構成的畫面。許多時候,一個人物的頭他需要用多張照片進行拼貼,有的達到十幾張照片之多。這些照片形成的整體效果看起來使人的臉支離破碎,但是這些照片每一張都包含了一個時間和一個空間。右邊這件作品中包含了很多同樣的頭像,這些頭像是在不同的時間點上人物的位置,他們動作和表情都在隨著時間變化而改變。如果一張照片是一個點,那么所有的照片加到一起就是一條時間線的形成。觀察的對象在移動,觀察者在進行觀察的過程中也在不斷的移動,這些移動就包括時間的概念。我們看畢加索立體主義時期的畫就是這個道理,他會把一個物體的所有角度的形象都畫在一個平面上,這剛開始讓人看起來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在講些什么。其實畢加索所呈現給我們的并不是視覺的真實,是一種時間的延續,是對觀察的一種記憶。我們都會有一種經驗,當你看到一個場景的時候,你是在快速的移動眼球來收集一切信息,這些信息在大腦中處理成你對這個場景的印象。例如你的前面放著一個蘋果,如果想很具體的知道這個蘋果的大小、形狀、顏色,你需要快速掃視它。當你的面前有更大的物體的時候,比如一間屋子、一棟樓,眼睛可能需要移動更多才能充分了解對象的信息。而不是盯著一個點去看。如果你盯著一個點去看,并不會充分得到事物的信息。這說明在我們人的觀察中是包含時間的流動的。

圖像中的時間——繪畫

不單單是攝影,其實在繪畫中也存在這個問題。我們來看一看中國畫,國畫的觀察方式是與西方透視法完全不同的。在山水畫中我們講的是平遠法和高遠法,畫面中沒有西方透視法中遵循的規則,但給人的印象卻極為深刻。在中國畫前,我們不是站在一個窗口向外看,而是在畫中走動,尤其是在欣賞長卷的時候,從頭到尾我們是在游山玩水的走了一遍??吹驕渲鰲肚迕魃蝦油肌?,一幅北宋汴京的繁榮景象,當你從河的這邊通過拱橋走到對岸,游歷各種商鋪經過各類

清明上河圖(局部)張擇端 北宋

人群,再坐船從對岸回來,你真的就好像走進了畫面中一樣。這種觀者與畫面之間的聯系就變得非常緊密。難道這不是一種真實嗎?這樣的真實雖不是視覺上的真實,卻是體驗上的真實。我們可以想象畫家張擇端在繪制《清明上河圖》時一定是在大腦中一個局部一個局部的呈現出看到過的場景,這個局部可以細致到每一個人的表情。而霍克尼的照片拼貼也是每一個局部的拍攝組合。雖然二者畫面的效果風格完全不同,但是觀察方式卻是一至的。都是在移動中觀察。在移動中眼睛的觀察就包含了時間。在移動中觀察必然會使空間感弱化,但是如果想得到深度感時間就得停止。

之前講到了在移動中觀察,那么在透視觀察方法中畫家是也無法盯住一個點去描繪所有的事物,他必須移動眼睛去收集一切的信息,而他所要呈現的卻是一個照相機的觀察方式,透視法所要的觀察方式與人的眼睛運動的生理機制不符,這就產生了矛盾。為了把事物描繪的真實,藝術家需要主觀的處理眼睛給的信息,需要去掉或加強。如果不這樣做,空間感就會弱掉。我們假設畫布是一個窗口,畫家要不斷的減掉時間要素,最后把時間凝固在這個窗口中。所以在這種窗口式的繪畫中,沒有了時間,就沒辦法展現敘述性的情節,只有一個固定的情節。觀者站在畫面前的時候,是無法進入其中的,只能是站在窗口的這邊向另一邊看。在中國古代的壁畫中,大部分壁畫都在講述一個故事,一個帶有時間線的敘述。所以在觀看中國壁畫的時候,往往是跟隨著畫中的人物情節走。腳步跟著畫走,感受也跟著畫走,雖然畫面不是寫實的,但是人們的感受卻是真實的。這正是因為畫中多了時間要素,是時間帶著觀者在體會畫面中的內容。

圖像中的時間——繪畫與攝影

寫實繪畫由于攝影技術出現而受到沖擊,雖然攝影技術不斷的在發展,但是寫實繪畫卻依舊存在。現在的寫實繪畫越來越接近于攝影的感覺,出現了像照片寫實這樣極度真實的繪畫。但畫畢竟不是攝影,它不是在一秒鐘內完成的。攝影沒有貼近我們的生活感受,繪畫卻貼的更近,因為它的表現能力要大得多。他的觀察方法隨時都可以擴展,因為它和我們直接有關。在繪畫時人的手發揮著能動作用——當然我們知道,人體的其他部分也在發揮作用。(摘自《霍克尼論攝影》)這樣說來,即便是寫實繪畫也與攝影有著很大的不同,由于繪畫作品是需要時間一點一點畫出來的,這首先就比攝影多了時間的要素。而在畫面上的事物是眼睛移動觀察的結果,同樣也包含時間。并且手繪畢竟不是機器制造,這種瑕疵感帶來的不完美恰恰是藝術中最有魅力的一點。

總結

說到攝影的問題,我并不認為攝影不好。雖然攝影在時間要素上來講只是一個點,但它依舊肩負著記錄的重任。它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傳播手段。在快餐文化的今天,攝影越來越扮演重要的角色,每天大量的圖像充斥著我們的生活。它依舊是我們知道和了解一件事重要的手段。但由于電腦修圖的產生,攝影的真實性也在受到考驗。那么攝影的官方地位也會隨著時間而改變。也許到時候我們又應該開始思考我們的觀看之道。

藝術追求真實,我們不應該否定眼睛觀看世界的方式,但是我們可以追求像照相機一樣真實的視覺效果。無論是透視法和移動觀察都會給人不同的體會。人們觀看世界的方式和角度一直在變化,觀察方式可以無限的拓展。在二維平面的藝術形式中,我們會有更多有價值的發現。(文/胡旭天)

Archiver|手機版|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6 12:13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