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300英雄吕布加点:攝影的邊界:執像—中國當代攝影展研討會觀點節選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www.zrtbc.club 2019-4-1 16:58|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870| 評論: 0|來自: 鳳凰藝術

摘要: "執像—中國當代攝影展"于廣州紅專廠E9館開幕。本次展覽由廣州紅專廠文化藝術機構主辦,策展人王川,魯明軍擔任學術主持。展覽邀請了翁乃強、張大力、計洲、封巖、張超音、塔可、姚璐、洪浩、馮夢波、張波、劉錚 ...

"執像—中國當代攝影展"于廣州紅專廠E9館開幕。本次展覽由廣州紅專廠文化藝術機構主辦,策展人王川,魯明軍擔任學術主持。展覽邀請了翁乃強、張大力、計洲、封巖、張超音、塔可、姚璐、洪浩、馮夢波、張波、劉錚、魯小本等12位攝影藝術家參展,以紅專廠及其所象征的工業與后工業文化的變革為起點,圍繞歷史、時間、城市記憶及日常經驗等相關主題,從不同的角度展開關于攝影這一媒介語言的思考和實驗。以下為研討會觀點節?。?/p>

圖注1:研討會現場

魯明軍:謝謝各位,特別感謝臺上的幾位老師、藝術家,當然最主要是紅專廠提供了這樣一次機會,跟大家一起來交流一下關于攝影的問題,剛介紹了臺上的幾位嘉賓,王川老師還有4位藝術家。我覺得非常有意思,把藝術家作為一個按他理解像一個對話一樣,包括今天這個展覽,兩組藝術家翁乃強老師和張大力老師,封巖老師和計洲老師,作品都有內在相關性,這個實際上按照我的理解,我對攝影,關于美術史的一些方面的研究,今天已經不再是一個純粹的攝影問題的,當然技術也很重要,技術本身就決定了攝影效果,畫面的畫質等等,但是我們更愿意把他放到一個整個攝影的生產機制來討論,那這個就涉及的問題可能不僅僅是技術的問題了。而且攝影他是這樣,19世紀以前我們把它可以追溯到暗箱,暗箱從中世紀就有了,整個暗箱跟美術史的關系也非常有意思,某種意義上暗箱本身可以建構一部藝術史。所以到現在為止,比如說我們還按照透視的原理來理解藝術的時候,我覺得都跟這個有關系、所以兩天霍克尼在北京做展覽做講座的時候,我覺得他的作品都跟他的攝影經驗有很大的關系?;故腔氐轎頤墻裉斕惱飧齷疤?,主要圍繞我們整個項目的策展理念,還有今天在座的4位藝術家的一些工作實踐進行一個簡短的對話。首先呢,展覽的布局思路,來自于策展人王川老師,首先請他做一個介紹,對今天的展覽做一個說明,下面有請王老師。

圖注2:展覽現場

王川:大家下午好,說到這個展覽呢,我覺得剛才明軍老師提到的一個說法,我特別認同,今天在談論攝影的時候,似乎已經不太有辦法僅就攝影而論攝影去討論,比如今天的這個展覽,剛才我也表達過,我在這想再表達一下,就是如果讓我們談今天坐在這個展場的時候呢,我覺得感謝的第一件事就是主辦方,我欽佩他們膽量,因為從策展這個概念來講,我是一個絕對的新手,我以前沒有策過展覽,他們敢于把這么大的展覽空間交給我來去構想,去操辦,我想可能除了膽量,還要傾信于一點共識,這種共識就是對于今天,無論是當代藝術,還是影像的這種判斷,以及做學術性的這樣展覽一種總體上追求的一種共識。這種共識也讓主辦方給策展人以及給藝術家以及更大的超越傳統意義上展覽的,作品和展覽形態,給了這樣的空間。我認為這些都是能夠成就一個展覽非常重要的方面,那么這些話題其實我覺得聽起來是在攝影之外,但同時就今天而言,它又是在攝影的話題之內,它是一個非常有機的組成。

這個展覽應該是去年的這個時間,最初一次偶然的閑聊的時候。就是覺得如果我們做一個當代中國影像的這樣一個展覽的話。目前每時每刻都可以聽到,或者說看到這樣那樣的展覽,那這種情況下我們如果想做的話,我們需要怎么去做。當時并沒有具體的這種想法,只有一些原則性的東西,就是無疑就是有關中國當代影像藝術對它的認知,實際上現在已經足夠豐富了。但這個過程并沒有停止,那么他只是一個在眾多的藝術個體或者無論是是還是研究的那些藝術個體的個體經驗的不斷的累計的過程中,在不斷的增長,不斷的豐富的過程。所以我們想如果有這樣的一個展覽的話,它會發出一種這個展覽自己的聲音,這個聲音我們希望第一應該是獨特的,第二呢他應該是它有它自己的質感,所以這個就是有關展覽最初的想法基礎性的東西。

再往下,其實就牽扯到了展覽具體的結構,這個結構在我的腦子里生成的時候,和我到紅專廠來看的來看現場的空間有特別直接的聯系,就是這種連體的廠房,但是連接又相對獨立的這樣的空間的,讓我想到的就是說是不是我們將來也能夠有這樣類似的單元結構,在這樣一個單位結構中,我們希望他都能夠關聯或者指射到當代影象中的某一個或者某一些重要的話題,重要的問題,或者說重要的方面。當然了,這個一定是一個掛一漏萬的這樣一種形式,但是至少這些話題這些方面是值得探討的。同時,在這些方面,這些話題的探討中,我們一定能夠有我們認為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這樣的藝術家,以及他們的,作為他們的實踐經驗的這種展現的作品,這樣的話呢,這個展覽就變的具體。第三個呢就是我們希望這個展覽,我們想適當的改過這種,現在那么多的展覽所具有的這種一次性這樣一種狀態,就是我們把時間花在很多的人力、物力,然后約請了很多的藝術家,組織了很多的作品,做了一次展覽,然后這個作品在開幕式可能會有關注,然后他就待在這了。所以我們是希望把這一年的時間中轉,無論在空間上,還是時間上,讓我們更多的人在更長的時間段內有機會不僅是觀看,而且是逐漸的涉及到一定程度的理解和消化的這些作品,以及這些藝術家的經驗,所以有關大致的展覽結構和流程就是這塊。

那么關于這個展覽的題目呢,我覺得,剛才明軍老師也提到,就是說現在很多這方面的探討已經不是基于比如說有關攝影的審美等等,也不是關于攝影的某一種技術,不是它的某一方面,像這樣的一個題目其實是一個關于今天的攝影和從事攝影的人,以及觀看照片的人,之間的這樣一個關系和一種狀態。那么以及呢我們這個圖像盡管有將近180年這樣的歷史,我們對他的這種認知的經驗還是在不斷的增長,所以“執像”的這個題目就是面對這樣的一種狀態。當然這里面會有一些文字的考慮,來源于弘一法師說過的一句話,當然這句話顯然并不僅針對是攝影,但是攝影的有關于對象,有關于真實以及它表象之間的關系,又發現它是完完全全那種狀態,那個話語的語境之中。所以這次展覽大致的不能說主題吧,他大致的這種指向是這么來的。那么這些展覽從第一個單元開始,我特別特別高興的一點就是說我所有在預期的設想性的東西都非常非常完美的實現。我想可能觀眾也會有感覺,他會和常態型的攝影感不一樣的,由于感受到這種不同,也許大家就會有問題,這樣的問題其實就是我們所期待的。

圖注3:展覽現場

魯明軍:謝謝王老師,他對選擇這個項目,還有今天這個展覽做一次非常概括的介紹,我想基本的一個出發點從另外一個視角去看攝影,或者說從攝影的角度怎么去看今天的藝術,或者當代藝術也好,我覺得這個項目就是一個大的當代藝術的項目一樣,這次展覽首先是把翁老師作為一個參展藝術家請來,同時也把張大力老師作為一個參展藝術家請來,非常有意思。我覺得他們兩個之間這種關系,實際上準確的說應該是互為鏡像的一個關系,作為翁老師來說,他在當時那種語境下,他所記錄的一個歷史。那今天張大力老師所要探究一下歷史怎樣建構起來的,一個是在建構歷史,一個是在解構歷史。所以我想這個關系不一定完全對立。我想我就想今天來說,我不想問翁老師怎么看自己作品,我倒是想問問翁老師怎么看張老師的工作,然后張老師是怎樣看待翁老師當時的這種工作,來一次對話。

圖注4:翁乃強作品 棉農

翁乃強:早些年的時候,咱們中國拿照相機的都很少,最開始我的相機是從海外帶回來的,都是公家的。跟現在是有很大不同,拍照的人通過很多的手機都能拍照,所以說我們這些搞攝影的人來說,現在攝影門檻不高,要是能夠各方面獨到。我相信以后我們中國能夠出現很多很多優秀的攝影藝術家,我為什么要拍我的一些照片呢,記錄時代,我是要記錄時代。我是學美術的,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可是我拍照受到我的老師的影響,像董希文老師的作品開國大典,詹先生的狼牙山五壯士。當時就是想要表現社會現狀,我要反映社會,我要反映我拍攝的東西,我去海南島做創作,我去體驗生活,可是我回來畫草圖的時候沒通過,老師看了以后就是說你這個態度太明顯了,當時想著要表現中國怎么好啊,那個青年什么那個東西,就是自己主觀的去創造, 可是這樣子不真實,那時候這么一個效果,我拍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現在呢,就是說這些片子是文物,因為這些東西已經過去了,已經在留下來的,我就把70多張照片給博物館。我拍的東西,歷史上是反映生活時代為導向的,我1964年畢業,畢業以后剛好到我開始工作,所以說反映了文化大革命的比較多,還有中美建交的,還有打倒四人幫,一直到改革開放,我這個經歷的一些我都有記錄的,這些照片在這。我感覺到這個路還算是走對了,我就這樣的,要實事求是的要看到什么拍什么,不要去擺布,不要弄虛作假,這就是我拍照當時所想。

圖注5:張大力作品 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雷鋒

張大力:各位下午好,感謝大家來參加我們這次展覽,感謝王川策劃的這個展覽。實際上我的創作形式比較多樣,這是我創作的一個部分。我覺得攝影可能是除了文字之外最偉大的一個發明。我認為它除了傳達理念還有傳播信息,更真實的呈現在眼前,即使沒有知識沒上過學也能一眼看懂。從達蓋爾1839年就取得了法國專利到現在有170多年了。但是從2003年開始的,我覺得這個門檻完全就降低了,數碼時代來臨了。2003年以來每兩分鐘產生的照片是19世紀的總和,這個照片量到了今天,我們地球上存在的圖象的總量是4萬億,這個4萬億到今天肯定是突破了,現在的這個數字是,地球上有25億的人在使用相機。我們從圖象發展到今天,事實上90%以上,或者95%以上,都不是藝術作品,他都是一個商業作品,或者是紀實作品,或者是各種各樣產生的圖像??墑俏業囊桓鲆晌?,就是說攝影家跟大眾拍的有怎樣的區別,怎么樣去區別。從攝影發明以來,攝影師一直在告訴我們他能夠記錄一個瞬間,但事實上攝影它并不是僅僅是一個物理現象,因為你的光線角度,變化就能產生完全不一樣的一張照片,所以這樣是不是歷史真是的也不知道,我們只能說它是歷史的一部分,或者說通過它的研究歷史。但我們不能就看到照片就認為他是一個歷史?;褂興禱褂薪裉烀偶魍蝗喚檔土艘院?,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攝影家了,你看我們的微信,上個月剛加的微信,我每天看到我的朋友一天24小時往上傳照片,我覺得那照片從今天的每個角度來說,我覺得拍的還真不錯,就是照片也好,現場抓的也好,這些照片它是什么呢,它是攝影作品還是攝影藝術品。

所以這些攝影作品,僅僅的是承載我們感情的一小小的部分,我們不能全部相信攝影,這是我個人的想法,對有些人來說,攝影可能是他們的全部。但對我來說不是,因為我只是在研究攝影。我們是把攝影看待成一個,我們今天的一個媒介或者是文化導向,這種文化導向多多少少會影響我們所有人。在作品中,我提供了幾種可能性:一是政治,政治在生活中不可缺少,是引領我們生活前進的方向;二是文化政策,每個時代有它的文化主導性;三是普通生活習俗。至于觀者怎么看,我不強求觀者,但必須要有一種懷疑的態度去觀看物象,一個國家只有擁有懷疑和制約,才能更健康發展。當未來攝影沒有門檻以后,我想可以把他技術不斷的往前推進,未來的10年,我們今天使用的攝影概念和攝影的相機肯定不是現在這樣子的。我今天也在想3D打印算不算攝影呢,它實際上就是攝影,它實際上三維掃描,然后經過一個機器的操作,它就變成一個立體的,而且這個立體的是從攝影而來的??贍芪蠢湊廡┟偶鞫濟揮辛?,比如說我做雕塑根本不用再自己動手做,沒必要,你就掌握一個機器,一掃描,他輸入一個鍵就完全可以打印出來,攝影就是這樣,攝影是不是能變成像那種無人駕駛的汽車一樣,很可能,今天為什么說可能過三年以后就倒了,因為機器真的是你輸入以后能代替運動,可能真的是沒有門檻。但是這僅僅攝影的童年,攝影的青年或者他的中年。

圖注6:封巖作品 山石

封巖:首先感謝王川邀請我們參加,也感謝紅專廠給這樣的一個空間,讓這個項目非常有意義的。我沒有什么太多要說的,就是把我的一些想法表達一下。像攝影作品,還是在攝影的范圍內,攝影的可能性,從數字化來說,我覺得能變成各種可能性。各種可能性不管是從技術層面或者關鍵的層面來說,我覺得他這個限制范圍越來越小,就是怎么去理解攝影,怎么樣理解圖像,怎么理解作品,這個東西區別很大。我覺得這個線越來越模糊,門檻越來越低,人人都可以可能性成為這樣一個影像學者。我個人理解這么多的圖像,可能呈現很多的思維方式,我不管用什么方式,我不管你用什么字,或者其他方式,那么這種便捷更能讓人很快的的去獲得信息。所以在這個前提下,就是說攝影的意義在哪里,我覺得這差不多,我也經常問我自己,我覺得我做的東西有什么意義,可能毫無意義,但是這個毫無意義東西讓我下了個工夫,也沒有說這些東西有那些外在的驅動力。我覺得想一想,我能夠讓我們去想其他的問題,我們很多去做一些東西,就是我在想這個東西,我需要不要讓他太快,一年兩年來創作作品。所以這次參展的作品,我沒有拿其他的系列其他的這個作品參展,這次幾乎都是山石系列的。終南山,我小時候經常去的地方,還有范寬的溪山行旅圖,我印象很深一副作品。不管是影象還是繪畫,那么我在連接這樣的自然的東西的時候,我能不能用我的方式去做作品。這是我的一個創作的一個表達方式,差不多十年來一直在不斷的去做,包括接下來做的有關唐代、的,就是說可能都是我的出生地的這個方面歷史有關,因為我從小就看到的,所有的東西,所有的草木和土地對我來說都是一種啟發。我從影象的作品,其他東西我也可以用其他途徑去做,我覺得對我景象來說,我覺得要表達這種,就是說他有獨特性,所以我很期待這東西能做到什么樣,下面大家有什么需要交流的,大家單獨交流去分享。

圖注7:計洲作品 灰塵

計洲:我很榮幸能參加這次展覽。我也是美院畢業的,開始是學畫畫的,后來怎樣走向攝影的呢,其實對我來說更多是當一個材料來看,所以我覺得技術的發展,不發展,對我怎么都是好事,因為我只取他我感興趣的一部分。所以我的作品有一部分,比如在工作室拍的,那完全就是主觀意像的,還有一部分就是用數碼相機拍的紀實的,那一部分就是我先不想,讓機器去想,然我跟著照片再去想,如何把紀實的變成自己主觀意像的,這就是主要我的工作。所以呢,這次展覽我覺得王川的出發點很有意思,我走進這個展廳也學到很多東西,所以覺得他對攝影本身來說,讓人多了一些角度來看?;揪駝庋?。

魯明軍:我剛開始提問,然后兩位老師很間接地的回答了我的問題。翁老師他說,我相信他那個時期看到了就是真實的內容,張老師則表示歷史在有些時候就是被建構起來的,被虛構的。那這個時候我在想,這里面隱藏了一個巨大的問題那就是身份的轉換,作為那個時期的攝影家身份,作為一個今天的當代藝術家身份,這個身份,是他理解這個攝影機制核心的東西。其實我想,從今天來看,那個歷史呢,從張大力老師的角度來看,在歷史的縫隙中,它既不是當時的人所理解的真實,也不是被虛構,被篡改以后的真實,可能這個篡改本身就是最真實的一個東西,我想這個也是我對他們實踐的一個理解。另外我想計洲和封巖老師他們的作品也有一個相關性,我是硬性把他們理解成一個相關性。這個直接涉及他們對對象的一個理解,對對象的一種感知。當然,他們兩個也有著截然不同,一個是將攝影作為一種材料,另一個是完全把攝影作為本體來思考的。作為本體的是封巖老師,我想也跟他以往的工作電影攝影有關。我想這里面也隱藏著一種大的趨勢的這樣一個東西。對表面的質感,通過敘事的質感氛圍建構畫面,這一點體現的特別明顯。計洲老師這里,他可能是一個完全的根據自己對物的理解。如果放在當代藝術的語境下來看,我覺得他是把裝置的作品平面化了。在這個過程中,他對攝影這種媒介本身有著自己的思考。

圖注8:展覽現場

結語:隨科技發展,影像藝術在當下的討論已足夠豐富,而這種探索并沒有停止的趨勢。對于個體經驗的研究是否能在同類討論上發出獨特的聲音?在策展人王川看來,當下之于攝影而言,既是最好的時代,同時也是一個比較艱難的時代,因為攝影已進入到大眾化時代,“從某種程度而言,攝影的覆蓋面、影響力、傳播速度、表達樣式及技術媒介都隨著科學技術而迅猛發展,然而從另一方面來說,這恰恰提出了一個問題:作為攝影藝術,它的空間在哪里?而這些藝術家正是為這個問題提供了各種不同版本的答案,他們各自對攝影有著更為嚴肅而深入的探討,并基于這種探討提煉成語言,起到示范性作用。當大眾接觸到這種共同語言基礎,有關攝影文體的認知、語言的實驗,以及與相關領域交融之后,將產生一種新的內容,并對這種新的內容進行再次探索?!?/p>

以上為本次研討會內容節選。

Archiver|手機版|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3 21:11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