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英雄吕布之父的微博:飛哥談影|照片秀2:大廈的第一塊基石——施蒂格利茨和291畫廊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www.zrtbc.club 2019-3-21 16:44| 發布者: cphoto| 查看: 1031| 評論: 0|來自: 大飛哥

摘要: 本文是“照片秀”系列的第二講,第一篇是飛哥談影|照片秀:為什么是攝影展覽?雖然攝影一開始就深深的依賴展覽作為展示手段,但在很多年里,“攝影展覽”其實是個亂七八糟沒有章法的玩意兒。那么,如今攝影展覽的樣 ...

本文是“照片秀”系列的第二講,第一篇是飛哥談影|照片秀:為什么是攝影展覽?

 

雖然攝影一開始就深深的依賴展覽作為展示手段,但在很多年里,“攝影展覽”其實是個亂七八糟沒有章法的玩意兒。那么,如今攝影展覽的樣貌是如何形成的,影友又能學到什么呢?這就是我們今天故事的主題。

 

最早的“攝影展覽”可以回溯到1839年。達蓋爾、塔爾博特和巴耶爾在爭奪攝影術專利權的斗爭中,不約而同的選擇“展出照片”來宣示權利。這里面最“猛”的還是達蓋爾,1839年7月8日,他直接在法國下議院展出了6幅照片,毫無懸念成為了官方承認的“攝影術發明人”。


達蓋爾先生,他在攝影術發明過程中的作用被夸大了。這老兄最擅長的其實是申請專利權。

 

隨后幾十年里,攝影器材和圖片頻繁出現在各種展覽當中。一開始主要是作為新技術展出,例如在1844年英國工業博覽會上和1855年巴黎萬國博覽會上,照片只是“攝影”這項技術的成果證明。


1855年巴黎萬國博覽會,這樣的展覽主要是為展示新技術新機器,對“藝術”不太敏感


隨著攝影創作的普及,大眾逐漸認識到照片也具有欣賞價值,很多美術沙龍展覽里也出現了攝影作品。在攝影術被官方承認50年之后,終于有了一個完全展出攝影作品,而且是將攝影作品作為“藝術品”展出的大型展覽——1891年維也納藝術攝影國際展。

 

現當代攝影史里,奧地利的亮點不多。但在沙龍攝影盛行的上古時代,奧匈帝國卻不可忽視,主要原因是奧匈帝國多位皇室成員都是攝影發燒友。實際上早在1888年,維也納就以紀念帝國皇帝弗朗茨·約瑟夫一世(電影《茜茜公主》里茜茜的老公)登基40周年的名義,舉辦了第一次國際攝影展。1888年的展覽已經是純粹的“展出照片”了,但選擇作品的標準仍然是技術指標(比如對焦是否銳利)。


1888年維也納國際攝影展現場,照片被密密麻麻擺成一片、文獻記載1891年展覽也是這樣。


然而到了1891年,展覽聘請了一個由十名專家組成的評委會,第一次以作品藝術水平的高低為標準遴選作品。在4000幅投稿作品中,600幅最終參展。展覽在華麗的“維也納皇家藝術與工業博物館”展出,包括皇帝本人在的1.7萬名觀眾參觀了展覽,展覽在整個西方文明世界引起了反響。由此,1891年維也納國際展也成為了攝影史上的一個標志性展覽。

 

《茜茜公主》里的弗朗茨·約瑟夫一世,和電影里聰明專情的形象不同,真實的皇帝又昏庸又好色,不過他們家沙龍發燒友特別多,對于早期攝影發展確實有貢獻。

 

遺憾的是,這個標志性展覽仍然存在著諸多遺憾。展廳的采光十分糟糕、作品被擁擠的擺放、展品制作水平低劣,在當時就飽受批評……更令人難以忍受的是,展覽充分展示了傳統藝術對攝影的輕蔑:主辦者眼中,攝影完全是附隨于美術的藝術,沒有自身的獨立特點和價值。所以,評委會的十位評委中包括了一位美術館館長、兩位雕塑家和七位畫家。評委會里唯一一位攝影師的角色是“發言人兼技術顧問”,他甚至沒有投票權——真是有點欺負人啊。

 

我們相信,這種“將照片完全當做圖畫評選”的方式,肯定對參展攝影師造成了刺激。雖然多數參加1891年攝影展的攝影師我們已經非常淡漠,但有一個名字還經常被提起。這就是攝影世界里一位公認的“革命者”,時年27歲的美國人阿爾弗雷德·施蒂格利茨。

 

阿爾弗雷德·施蒂格利茨


施蒂格利茨1864年出生于美國,1880年代在德國接觸到攝影。美國是那個年代世界上最有活力的國家,施蒂格利茨也聲稱“我是一個美國人,攝影就是我的激情所在?!彼縉讜沂滌諗分薹綹竦納沉閿?,但隨著創作深入,美國式的活力逐漸在他身上張揚起來,對于歐洲“技術完滿”而“畫面陳腐”的傳統日益深惡痛絕。大約在20世紀初期,他在身邊聚集起一批同志,全力突出自己的信念:

 

當我們要為20世紀的人類建立一個最具可信度與全新表現力的社會維度時,攝影可以首當其沖。

 

這個小團體,就被稱為攝影分離派(Photo—Secession)。這里的“分離”可以理解成攝影對于繪畫的分離,也可以理解成美國攝影對歐洲攝影的分離。

 

有了自己的主張,就要有自己的陣地。為了展示作品,施蒂格利茨紐約第五大道291號的三間工作室——291畫廊的名字,就這樣被篆刻在攝影史上。

 

291號外貌,真是個小房子??!畫廊也只是其中一部分。


1905年11月,291畫廊正式開業,首展是攝影分離派成員的39幅作品,接下來還包括英國、法國攝影家的展覽,以及施蒂格利茨的親密戰友、另一位攝影史上重要人物愛德華·斯泰肯的個展。雖然三間工作室面積小的可憐,但是第一年就吸引了超過15000位觀眾——無論當時還是現在,紐約都是世界上最繁華的城市之一,紐約市民可是見過大場面的。達成這份業績,施蒂格利茨有自己的“秘方”。


291畫廊內部,作品上方的射燈和展廳中間的綠植都是重要標志


從一開始,291畫廊就致力于“讓觀者、作品和藝術家的天性之間產生親切而深刻的交流”,所以畫廊被打造成了一個對藝術愛好者舒適溫馨的地方。為了做到這一點,291畫廊的在展覽方式上做出了許多今天看來也很有價值的探索:

整個展示空間使用漫射光照明,保證每件展品得到足夠的光線。

作品不在按照歐洲沙龍的傳統緊密擺放,而是在單幅作品之間保持大致相同的間隔,確保每件作品被平等對待。

展覽不做過度裝飾,經常采用統一的畫框(施蒂格利茨喜歡細邊畫框,涂成灰色和白色),引導讀者關注展品本身。

為了襯托展品,畫廊墻壁上始終覆蓋著一種粗糙的灰白色墻布作為背景,這種方式25年之后被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所效仿。

為了增加讀者的舒適感,畫廊正中的正方形基座上,擺放一只大號銅花瓶,里面種植著綠色植物。


291畫廊內部,墻布、畫框和空間分割,都凸顯了畫廊的獨特風格


這些做法,區別于傳統的歐洲沙龍傳統,彰顯出了展室優雅簡練的氛圍,增強讀者的觀展效果,引導觀眾去感知作品的主題與靈感。在當時的攝影展覽界,可算是獨此一家。當然,除去展陳方式,施蒂格利茨還有兩手“絕活”:

 

第一,是實行類似于今天“策展人”的形式。在291舉辦的重要展覽,往往由作者和策展人(有時候是施蒂格利茨、有時候是斯泰肯或者其他人)共同策劃。針對著名藝術家的個展也不例外,比如出生在1840年的法國藝術家羅丹,在291的時代早就功成名就,年紀上看也比施蒂格利茨長了一輩。但1908年舉辦的羅丹個人展中,所有作品都是由羅丹和施蒂格利茨共同挑選的。這種“策展人”制度,保證了291畫廊在藝術理念上始終具有獨特的個性,形成了自己的風格。

 

1914年在291畫廊舉行的非洲雕塑展,可以看到隨著展覽內容的不同,展陳設計也和前面的展覽完全不同。據說這是愛德華·斯泰肯的手筆。


第二,則是施蒂格利茨本人的魅力。《照片秀》的作者形容他在畫廊如同“主持圣殿的祭司”。他幾乎永遠待在畫廊里,向觀者解讀和評論作品。比起一個個展覽,也許他永不停止的演說對藝術愛好者更有吸引力?!杜υ繼舯ā吩肟嫘Φ慕ㄒ槭忻裨謔┑俑窶耐獬齔暈綺褪比ゲ喂壅估?,因為“沒人能抵御施蒂格利茨,他相信他說教的內容”。

 

也許今天看來,施蒂格利茨所做的一切沒有那么出奇,但是在20世紀最初的20年,所有這些都是革命性的。291畫廊很快成為藝術界的焦點。除去攝影師之外,畢加索、馬蒂斯這樣的藝術巨匠也在291畫廊舉辦了展覽。一些日后將被寫進歷史的新人,比如保羅·斯特蘭德,也藉由291被推向公眾的視野。1917年,當杜尚的《泉》(就是那個尿池子?。┍歡懶⒁帳跫倚峋芫?,它被送到了291,并完成了展出。

 

杜尚的《泉》在291畫廊展出,新聞被刊登在1917年《盲人》雜志第二期

 

成為焦點的不僅是畫廊和施蒂格利茨本人,隨著現代藝術不停被介紹給紐約的公眾,紐約在藝術世界的地位也大大提高了。1912年一位評論家寫到:“在新藝術活躍程度和感悟力方面,他們讓紐約幾乎可以同巴黎比肩,更不用說倫敦、柏林和慕尼黑了”。

 

遺憾的是,291的好日子并沒有持續太多年。施蒂格利茨是個天才的文化倡導人,但肯定不是個理財高手,291畫廊的財務狀況一直慘淡。實際上,1908年第五大道291號租約到期時,他就付不出房租了,依靠贊助商才租下了隔壁的293號繼續經營(但大家還是習慣稱之為“291”)。到了1910年代,隨著其他畫廊的崛起,施蒂格利茨的壞脾氣也成為了阻礙發展的因素(他曾經告訴自己不喜歡的作者,即使他是“達芬奇、倫勃朗、米開朗基羅和上帝合而為一”,291畫廊也不會為他舉辦展覽——這話也實在太傷人了)。


施蒂格利茨的《三等艙》,這時候他和自己昔日的戰友在理念上已經漸行漸遠。


總之,1917年6月,在美國加入一戰兩個月之后,291畫廊因為財務問題而關閉。施蒂格利茨后半生一直在尋找其他場所舉辦展覽。他的展覽計劃一直維持到1946年7月,也就是他去世的那個月。

 

但291畫廊,雖然一直是個小的可憐的場地,卻是奠定今天攝影展覽基本模式的地方。很多年之后,我們還能看到曼雷對291畫廊和施蒂格利茨的評價。
小畫廊的灰色墻壁總是孕育著新生命。每次造訪,都能邂逅新的變化,從未令我失望過……一個男人、一個用他自身來愛這一切的男人,站在他小小的灰色展室里。光并不在他的眼睛里,而是在他的心里灼燒。


故事講完啦!291是一百多年的事情,今天的影友我們能學到什么呢?飛哥說,至少有兩件事情,一般影友其實還不是特別清楚,需要大家在觀展或者有一天自己辦展的時候記?。?/font>

 

第一:優秀的展覽,絕不是“把片子都擺出來”,而是“讓觀者、作品和藝術家的天性之間產生親切而深刻的交流”。

 

第二:任何展覽的作品裝飾和場地布置,都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要和展品內容相適應。

 

291的時代結束了,小畫廊為攝影展覽的殿堂放下第一塊基石,但也力盡于此。后面的工作,必須要有專業的大型美術館完成。下一篇,我們要介紹大型藝術館與專業攝影展覽的第一次完美結合:攝影史:1839—1937年,要期待哦!


本文的最后,必須要推介一下本系列的藍本著作:

《照片秀——定義攝影史的重要展覽》,中國民族攝影藝術出版社。翻譯團隊由飛哥一貫推崇的毛衛東先生領銜。

 

這是我見過中文攝影著作里唯一一本從世界重要展覽角度切入的專著。系統回顧了從攝影術官宣直到21世紀的許多重要展覽,其中還有大量的珍貴數據、背景資料和配圖,既能帶來專業能力的提升,也有饒有興致的奇聞軼事。無論是創作、理論還是編輯的水平,學下來都能夠有所提升。特別是對于有可能從事策展工作的朋友,可以作為專業工具書使用。而且是在國外印刷,如無意外,絕版的可能性很大哦。

相關閱讀

Archiver|手機版|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3 21:55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