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找回密碼

300英雄吕布厉害么:鏡像粵影 :影像對于歷史的立體書寫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www.zrtbc.club 2018-2-18 15:27| 發布者: zhcvl| 查看: 7808| 評論: 0

摘要: 時隔八年重啟的“廣州國際攝影雙年展”,今年改為“廣州影像三年展” 。除了主題展“復像·疊影”的當代影像部分以外,設置的特別展“鏡像粵影”,將攝影從1844年到今天在粵、港、澳地區的影像史進行了全面梳理,而 ...
時隔八年重啟的“廣州國際攝影雙年展”,今年改為“廣州影像三年展” 。除了主題展“復像·疊影”的當代影像部分以外,設置的特別展“鏡像粵影”,將攝影從1844年到今天在粵、港、澳地區的影像史進行了全面梳理,而策展人以獨特的“文化同類性為區域特征”的采集方法以及多聲部平行書寫的呈現方式,將一種地方攝影史的敘述推及到更廣泛的地理范圍,為我們觀看攝影史帶來了不同的、更加開放的視角。在國內攝影史研究緩緩起步的今天,“鏡像粵影”是一次難得的、活潑的對地方攝影史的書寫實踐。
這次展覽主題命名中的 “鏡像”二字,是觀看這次展覽的一大趣味。展覽中,策展人以時代節點為段落,為每個段落選取兩位、或者是反映兩種視角的藝術家作品作為同一時代中的兩種景象的對比,讓線性的歷史從相互比較的影像資料中獲得多維的、多聲部敘述的可能。 比如,第一部分晚清碎影中,蘇格蘭人湯姆·約翰遜拍攝的珠三角與中國攝影第一人黎阿芳拍攝的廣州和香港的圖像并置,為觀者呈現的是對于同一地區內、外視角下的凝視,以及西方技術與本土審美間的切換;第二部分南征北戰中,沙飛的戰爭場面和郭錫麒的建筑風光相對比,一動一靜之中客觀展現了戰爭動蕩的年代,攝影人在不同的背景下對于家國的關懷;第三部分前沿飛地中,何藩在影像審美中對于西方美學的擁抱和蒙敏生對與大陸文化形勢的回望,同為生活在香港殖民文化中的這兩位攝影師旨趣相異的文化關注,為觀者帶來那一段時期鮮有人知的香港藝術生態中的截然不同的兩面;最后一部分漂移與回流中,美國攝影師對于生活在廣州的非洲僑民的關注,與當代藝術家曹斐基于全球化趨勢下的社會圖景所做的創作,讓視覺和思維形成一種往來于本土與全球的交互運動。 “通過對不同時期互為鏡像的攝影師或者藝術家的個案研究,呈現出兩條平行的歷史影像脈絡”,是策展人曾翰為其“鏡像”方法的闡釋。而這種鏡像的安排也讓影像史料在時間軸的行進中組合出更多有趣味的文化回響,呈現更立體、更真實的歷史社會進程。
一般來說,我們對于攝影史的印象都會是從時間和空間位置的區分來考量攝影在這些特定坐標上的演進。所以一提到“粵影”,我們會自然而然地想到這是存在于或者是關于廣東地區的影像。 而“鏡像粵影”展覽中的新鮮之處還在于,展覽從文化圈的角度來規范所要梳理的影像內容,大大擴展了其在影像資料中可檢索的時空范圍。廣東是粵語文化的中心,但因其長長的海岸線,以及唯一持續開放的通商口岸的歷史影響,移民海外很早就成為廣東一些地區人民對于謀生或者賺錢的共識,“下南洋”是舊時代沿海漁民謀生的重要通道。由此,粵語文化隨著移民的擴散傳至世界各個角落,并在當地形成相應的文化圈。展覽中劉博智的“古巴唐人”所展示的作品呈現的便是這樣的文化漂移后的文化景象:早年移民古巴的華僑的后裔和他們祖輩照片的合影,以及現場電視里播放的當地華僑以小提琴伴奏粵劇的影像,產生出時空延伸的效應。雖然影像發生和記錄的地理位置跳躍開地理上的廣東所在,但是透過屏幕傳出的濃濃粵音,觀者可以清晰感知到粵語文化在大洋彼岸的扎根和延續,感受到作品在整個展覽的上下文中的連貫性。
占據了廣東美術館三樓整層的這個特別展,從整體上來看,按時代節點分為六個部分,集結10多位中外攝影、藝術家作品。作品形式從攝影術發明之初的濕版火棉膠照相術的紀實影像,到以攝影為本體的概念化創作,再到以影像為創作媒介的當代藝術裝置,時間上橫跨三個世紀、中國近現代最為激烈變化的時期。從19世紀中約翰·湯姆森用濕版火棉膠照相術拍攝的廣州影像開始,到當代藝術家曹斐2015年的視頻與攝影相結合的當代藝術作品“錦繡香江”結束,展現了攝影術在進入中國后,本土化的應用演變過程,也為我們呈現了一部跌宕起伏、多視角的社會發展史。
界面影像:能談一談這個展覽的源起嗎?
曾翰:第二屆廣州攝影雙年展時蔡濤有一篇文章,類似一個廣東攝影史的簡史,我當時建議他應該做一個這樣的展覽,但是因為各種原因他沒有去做。所以我就一直有這樣一個想法和心愿,想哪天自己來實現這個攝影史的展覽。這次這個展覽的源頭應該是從蔡濤那篇文章源起的。去年這個時候,廣東美術館做關于重啟攝影雙年展的專家論證會,我在會上提出了關于做攝影史的建議, 正好被他們接受,所以就有了現在的展覽。從展覽建議被美術館接受并開始授權我執行,到現在整整一年的時間,其中包括資料收集、整理、研究、展覽呈現、論文撰寫等。
界面影像:這次展覽一共是十四位藝術家作品展出,這些藝術家是本來就在你的記憶儲存里面的,還是有哪些藝術家是你通過做這次展覽發掘出來的嗎?
曾翰:當初做這個展覽的時候,方法是慢慢形成的。最開始想做廣東的攝影史,但是所涉及的人物、事件等方方面面太多了,即使蔡濤那篇文章就已經包括很多了,那怎么辦呢?得找個方法。因為我不是藝術史背景出身,所以我對于純粹歷史的那種方式,比如考據什么的不是很擅長,我自己關注的主要還是藝術家個案,關注作品和個人命運。我當時對于要做哪幾個時期已經有一個確定的想法, 比如晚清、民國等等。這個我早就有一個大概的分段,但是具體怎么選人,這是一個特別頭疼的事情。晚清有那么多的西方攝影師來中國拍攝, 最后我覺得還是約翰 · 湯姆遜是最好的,而且他很特別??戳慫械牡灼?,我得出這樣一個推論:他的作品中有中國山水畫的構圖,這個是之前沒有人提過的。
巫鴻有篇文章曾經專門講過:西方攝影師和中國攝影師拍的自然風景不一樣,西方攝影師更偏向于自然風景,不會把人和建筑放進去。但是我發現約翰 · 湯姆遜完全不是這樣,而且他比中國攝影師更加中國。這個是我通過這次策展研究提出的一個新的觀點。另外,我這次提到阿芳是中國職業攝影師的鼻祖,之前沒有人這么說過。阿芳是中國攝影早期比較標志性的、不可繞開的一個人物。
還有郭錫麒的圖片,是我去年在杭州的一個攝影收藏展上發現的。展覽是他兒子的一個徒弟做的,比較簡單,主要就是郭錫麒當年出版的一本西湖畫冊的復制品。當時我覺得他的圖片特別有意思,而且仔細一看,攝影師是廣東中山人,可是我之前從來沒聽說過。然后我就去找他的后人,看他的底片和各種資料,發現他是三十年代特別有名的一個攝影家。關于他的資料在公眾視線中出現的比較少?!噸泄閿凹掖塹洹酚興惶跫蚪?,他在1933年出版的《南京影集》在拍賣市場上出現過,《老照片》系列里也有他的幾張作品。當年,他在柯達公司工作,辦過六個個展,而且在著手準備做畫冊,只是當時沒有條件實現。他還是民國時期最出名的著色攝影師。有趣的是,他的兒子郭嘉平是中國第一代照相機工程師。郭嘉平從上海照相機廠退休后做了一個大畫幅照相機的品牌,叫郭氏。我在2006年買過他的相機,當初買相機時并不知道他的父親是著名的攝影師,后來才知道,這里面特別有緣。
界面影像:這個展覽之后,會出書嗎?
曾翰:現在這個展覽在廣州影像三年展的畫冊中有一部分,之前也有想過出書,但是工作量太大。因為如果出書的話,現在的展覽只會是其中一部分,還有更多的,比如當代攝影這塊,這次展覽用的案例很少,假如有機會和平臺出書的話,廣東當代攝影這一部分會再擴充很多。
界面影像:這次展覽在改革開放后紀實的部分選片比較少,是有怎樣的考量呢?
曾翰:對于紀實的分量比較少,最后還是因為我主要從藝術家個案的角度出發,比如八、九十年代那個時段,是選安哥還是張海兒,想了很久,最后我還是考慮和已經確定的香港作品相呼應,選擇了張海兒。所以我一直沒有說自己是在做廣東攝影史,因為有很多的東西因為各種考量沒有放進來。 最后我做的是一個珠三角攝影的流變,攝影歷史的流變,而且我做的是一個文化地理。我當時取標題花了很多時間,最后我發現“cantonese”很好, 它涵蓋了很多東西,又有文化指向,文化指向和地域特征又相符合。我是用研究歷史的方式來研究攝影的問題,我并不是在做歷史的展覽,我是在做一個攝影的展覽,這樣理解后就會知道我為什么選這些個案。
界面影像:這個展覽之后對于廣東地區攝影,影像發展會有什么樣的想法?
曾翰:梳理下來,會覺得這幾年的狀況讓人比較憂心。現在整個的氛圍和平臺沒有什么特別的人去支持這塊。比如當年有安哥,楊小彥, 李媚,顧錚等一直在幫年輕人成長,推他們,有這樣一個氛圍。2000年開始之后有這樣一個說法,“廣東攝影新勢力”,后來“廣州攝影雙年展”停了,而“連州國際攝影節”比較關注全球。平臺相繼沒有了,所以我們這撥攝影人就有點兒尷尬。到了最近這些年,攝影被消解成了當代藝術,用影像作為表達手段的當代藝術。很多從美院畢業的職業藝術家他們會用影像來做作品,但從來不說自己是攝影師。類似我這樣的人就很尷尬,我也不是當代藝術圈,但我會經常參加當代藝術展,我現在也離開了媒體圈,也不是商業,也不在協會體系。當年有廣東攝影新勢力提法的時候,是因為我們在用一種很純粹的方式,而不僅僅是像北京的當代藝術家們把攝影當作是一種工具。我們是在探索攝影這種媒介本身作為我們自己的一個表達方式,我們走的是這條路,但這條路特別難走,所以現在造成我剛才講的這種尷尬的身份。
界面影像:但是在這次的展覽里有包括地圖署(Map Office)和曹斐的當代藝術作品,他們肯定不會認為自己是攝影師,你覺得這個當代藝術和攝影的界限重要嗎?
曾翰:不重要,但我很看重的是攝影這個媒介。他們是運用這個媒介在做創作、研究,這個是最重要的,而不在于你叫什么。比如大尾象,他們在攝影史中也很重要,在當時他們是拓展了攝影的邊界和可能性。我的原點還是在攝影,不是太關心將攝影當作工具。我關注攝影本身,包括攝影和現實、時代、歷史的關系。廣東的現狀是還有很多人在堅持,只是大家比較低調,沒有浮出水面。為什么要做梳理的原因就在于,我們要把個體作深度的研究,然后找出怎么去呈現它的方法。另一個是說攝影怎么再往前走的問題,往前走的話更需要一些新鮮的血液進來,他們再創造一些更新的方法;另一個方向,在當下碎片化的時代,尤其是我們都生活在一種圖像的幻像里面,我們當下雖接觸到所有現實,真實都源于圖像,而不是現實本身,那現在我們更需要的是什么?更需要的可能是攝影和現實之間的關系,這種關系一直沒有被大家去重視,現在大部分都是在想法里面做,或是從虛擬的網絡和周圍的圖像里面去抓取一些素材資源,對于真正的現實卻沒有人去觸碰它。這也是這個展覽想要提出的一個問題,攝影與現實之間是一種什么樣的關系。
易曉嵐: 自由撰稿人,多年從事圖片編輯工作,現工作、生活于廣州

Archiver|手機版|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 粵ICP證B2-20050250 粵ICP備09037740號 )

GMT+8, 2019-8-12 11:07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英雄吕布之父官方微博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